---以上是广告---

经济学家证明:越美的人越赚钱! 你以为网络红人们都是怎么练就出来的?

  

“口红一哥”,2019超级网红李佳琦 5 分钟卖出 15000 支口红,秒杀马云;

“带货女王”薇娅创下了单场直播 2 小时销售 2.67 亿的记录,无人能破;

“中国电商第一网红”张大奕28分钟卖了1个亿,把颜值变成市值,2019率领如涵赴纳斯达克上市敲钟;

 

 

一直以来,我们都认为我们所处的社会是理性的,所谓的“看脸的世界”只是网络段子和戏言;我们也时常会鄙视所谓的网红,认为她们除了卖萌撒娇,玩个P图、开个滤镜就没啥能耐了;我们还都一直有所偏见,认为女人变漂亮了才能获得男人的青睐,才能踩着男人上位赚钱发财。可扪心自问,这难道不是我们在为自己不注重外表和颜值的懒惰行为找借口么?这难道不是我们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狐狸心理么?

(2019抖音热门谜题:小明是同一个人么?)

爱美之心,恒古有之,古今中外,概莫如是。

2千多年前希腊的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就曾对弟子们说:“俊美的相貌是比任何介绍信都管用的推荐书”;

中国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四大美女,还留下了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千古佳句。

(人变美后山依旧,他人望我却不同) 

天猫发布的《颜值经济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天猫上的美妆消费者已突破3亿,销售同比增速超过60%,年轻化趋势越发明显。其中,85后最舍得为“颜值”买单,95后消费者超过5000万,00后消费更高端、消费覆盖更多美妆品类。这两年,爱美已经不分年龄、不分男女老幼。伴随这股热潮出现的美妆消费,也让颜值经济迎来了全面大爆发。在这个“颜钱不分家”的时代里,颜值的高低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收入的高低。

(人变美了,化妆品还是那么多,可更喜欢素颜了) 

这不是在开玩笑!经济学家的研究已经残酷地证明了颜值和财富分不开,开创“颜值经济学”的著名劳动力经济学家丹尼尔·荷马仕20多年来专注于研究“颜值对实现个人价值所能起的巨大作用”这一问题,在他的《颜值与劳动力市场》论文中,他发现:颜值和终生劳动力总收入呈较强的正相关性。

(人变帅了,工作上还是屡屡受挫,但是老板的批评少了,同事的帮助多了)

丑陋罚金:颜值较低的员工时薪比全国平均低9%

颜值奖金:颜值较高的员工时薪比全国平均高5%

(人变美了,换了三次车,全是德系,大众-宝马-保时捷)

他的研究表明颜值相差的这14%的收入,放大到一生之后,可以平均使得高颜值人群的收入比低颜值人群多出来31万加币。

(人变帅了,朋友圈的好友还是那些人,但是点赞数量却直线上升)

三国时期,能力和才智相差不大的卧龙和凤雏,到刘备处面试。庞统相貌丑陋,穿着邋遢,刘备一见,不由皱起了眉头。纵使庞统才华横溢,声名远播,仍然备受仁义之君的刘备冷遇,玄德公初初仅封了他一个小县官就将其打发。而我们再看刘备见到诸葛亮时,惊为天人,书中描写道:“身长八尺,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概。”刘备迫不及待地和诸葛先生开始隆中对,之后拜其为军师,连关羽和张飞都要听从其令。

(帅的人,一出山就是军师中郎将)

白雪公主因为漂亮,所以被猎人放走;因为漂亮,所以被小矮人收留;因为漂亮,所以被王子亲醒;你明白什么了吗?你得漂亮!

(人变美了,手机像素还是1200万,但是一出场就自带主角光环)

经济学家约翰·卡尔·斯库兹和卡米尔·古扁列韦斯在其研究论文《颜值和终生收入》中做出了解答。他们发现,颜值与高初中课外活动(学生会、社团、体育项目)的参与度、自信度、五大人格特质等呈较强正相关性。这表明颜值较高的人在学生时代有更多的机会参与社会组织活动,在宝贵的社会实践场景中不断加强自身的沟通能力、领导能力、纪律性、团队协调能力等日后被劳动力市场十分看重的人力资本素质。一言以蔽之,高颜值者的人力资本形成要比低颜值者更高端、更迅速、更广泛,其缘由除了高颜值者本身的优势之外,更有社会人力资本资源的倾向性投入。

(人变美了,穿高跟鞋的次数越来越多,因为每天都要见很多人。粉丝节都开了三届!)

在面对一个陌生人的情境下,人们或是凭借直觉对美貌产生莫可名状的好感,或是通过理性分析,判断美貌背后隐藏的信息,但效果大致都是一样的。所以说,那些认为外表是虚的、有时间不如打磨实力的想法不仅过时,还自欺欺人。真正的成功人士,不仅有时间打磨实力,还打磨了漂亮的外表。所以不要再认为“脸”与“实力”是两件事,人类社会从原始到现今,从来都是看脸的社会。

(人变美了,拍照的时候再也不用躲在闺蜜身后了!)

现代年轻人的感情观是“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痴于肉体,迷于声音,醉于深情。”而这一切的起点,便是颜值!未来伴侣的颜值不仅影响了自己肉体的躁动,吃饭的胃口,日常的心情,家庭的幸福,还影响了整个家庭日后的社会经济地位,这,居然也被科学家们证实了!

(人变美了,离开王思聪也没什么好怕的!范冰冰都找我来带货!)

韩国两位经济学家在他们题为《婚姻和劳动力市场的整容手术效应》研究论文中,对丹尼尔·荷马仕的颜值经济学进行了进一步拓展。他们发现颜值与薪金收入、配偶收入呈较强的正相关性。颜值最高的男性收入比颜值中等的男性高15.2%,其配偶收入水平高过全国平均18.8%;颜值最高的女性收入比颜值中等的女性高11.1%,其配偶收入水平高过全国平均12.7%。想必是,每天对着家中那口子赏心悦目,大家彼此干起事业来,都特别的有动力。

(人变美了,他们说,我们是抖音上最会赚钱的广东夫妇)

可在现实生活中,并非人人都是天生丽质,再加上“没有最美只有更美”的心态,便催生出一系列围绕颜值的消费行为。“颜值经济”的兴起让医疗美容受到了普罗大众的追捧,而其价格并非高不可攀,也让一众爱美之人趋之若骛。

 

多伦多新开一年的La BelleBeauty Lounge美研美学中心就是一家坐落于多伦多以北万锦市华人核心区域的医疗美容中心,专注于帮助多伦多华人提升颜值经济生产力。从La Bell的室内设计,我们就可以看出她们对于美的极致追求。无论是空间分割、色调布局、采光构思;还是家具、装饰物的陈列摆放都经过深思熟虑的安排,旨在为追求美的颜值崇尚人群提供一个舒适、健康、轻松的美容环境。

La Belle Beauty从资质认证、项目选择、药品进口方面进行严格把关,在美白针、水光针、皮肤管理、激光减肥、皮秒镭射、超声刀等医美项目方面拥有丰富的技术资源。同时,La Belle对本地医美专家进行层层筛选,不仅要求经验丰富,技术高超,还要考察她们的审美观,确保医美专家对流行趋势有敏锐的把控力。可谓在追求美的路上,注重细节,从源头掌控美丽的奥秘!凭借最先进安全的仪器,最高效的医美项目,最专业的医美师团队,以及24小时全天候邮件及微信在线客服,使得她们在短短一年间在多伦多地区建立起了良好的客户信任度与极佳的口碑。

 

La Belle通过针剂美容,皮肤管理和仪器治疗,几乎涵盖了从美白嫩肤,到塑型微整的全方位医美需求。坚持以美为第一要义,坚持以客户的感受为服务宗旨,La Belle快速成长,获得了客户和爱美人群的一致好评。不断增长的不仅是客户的信心及好评,还有营业额和投资额。在La Belle开业一周年的庆典活动中,小编得悉,La Belle在客户转变为投资人的支持下,即将在多伦多市中心布鲁洛大道开张第二家专属经营店。

 

值此圣诞节来临之际,La Belle也给多伦多的颜值信徒们准备了一份颜值奖金:

颜值或许可以让你在残酷的竞争中脱颖而出,颜值或许可以成为你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敲门砖,颜值或许可以让你在拐角遇到那个为你穿上水晶鞋的王子。确实,高颜值就是加分项,高颜值能够帮助你在起点处占得先机。但如果想要走得更远,飞得更高,还需要不断打磨自己的内在实力,保持自己美好的品德。毕竟,真正的美,是由内自外散发出来的,也只有表里如一的美,才更有持久性。

 

---以下是广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