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是广告---

为了让儿子放下手机,这位加拿大父亲带他骑车骑马穿越蒙古到蒙古寻找答案

Jamie Clarke and his son Khobe in Mongolia

如何让青少年放下手中的手机和你谈心?杰米·克拉克(Jamie Clarke)到蒙古寻找答案。

探险家克拉克骑着摩托车穿梭在蒙古的一个偏僻山谷,发动机的嗡嗡声和他的思绪在脑海回荡。

几个小时后他停下来,脱下头盔看看地图。

这就是他喜欢冒险的原因:独处、亮丽的风景和掌控自己命运的感觉。

但当他18岁的儿子骑着摩托车在他身后停下时,他对刚刚结束的长途旅行有了不同的看法。

对他来说,一个人待着虽然新颖但令人不安。“我的天,那太可怕了!我的大脑不能一直这样!”

Jamie Clarke and his son Khobe in Mongolia

但这就是两人决定一起踏上旅程的原因。

克拉克一直坚持滑雪、登山和徒步旅行,他觉得自己失去了与儿子科比的联系,在位于加拿大第四大城市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的家里,科比一直沉溺于玩手机。

他觉得部分责任在自己。像其他所有人一样,他有智能手机。儿子很小的时候,他很喜欢和儿子在黑莓手机上玩游戏。

克拉克对BBC说:“如果个人和家庭成员有任何上瘾(情况),是我们(父母)让其持续下去。它们是很酷的设备,但我们开始觉得它们在控制我们,反之则不然。”

几年前,当克拉克和家人一起去一个偏远滑雪小屋过周末以庆祝他的50岁生日时,这个问题就浮出水面了。

该地区没有wi-fi,也没有手机信号。

科比告诉BBC:“那以前,我没过过没有手机的周末,我觉得很奇怪。”

Jamie Clarke and his son Khobe in Mongolia

科比承认,当时他因为不得不离开社交平台Snapchat而痛苦不堪,因为没有Snapchat或Instagram,他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在做什么,这让他很生气。

这使得他的父亲开始思考技术在家庭生活中的作用,以及如何解决它带来的问题。

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梦想着骑车穿越蒙古。现在儿子大了,为什么不和他在一起呢?

大约一年前,他把这个想法告诉科比,结果也不是一击即中。

“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科比说。

“但过程变得有趣,准备的过程让人兴奋。”

---我是广告--- 

---我是广告---

科比拿到了摩托车执照,两人一起练习长途旅行。虽然父亲两次登上珠穆朗玛峰,但科比从未攀登过一座山,因此他必须练习。

Mongolian mountains

他们于7月28日出发,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他们骑摩托车,骑马和骆驼穿越了2200多公里(1367英里)。

尽管这次旅行的经历可以发布在社交平台Instagram上,但直到他们返回离开前,他们都避免在网上发照片。

科比说,不用手机是个挑战。

他说:“全程我都因为没有手机变得非常沮丧。一切变得无聊。(以前)无聊时我可以打开视频网站YouTube或看网飞(Netflix)。现在呢?看星星玩手指吗?”

他还说,为了进一步了解父亲,这样做是值得的,特别是在离开道路一起在帐篷里做饭的时候。

Khobe Clarke in Mongolia

他说:“当父亲离开工作环境和家庭时,他的举止可能会接近我的年龄,这让我惊讶。”

克拉克也惊讶地发现,当不拘泥于父子关系时,儿子很成熟。

他说:“它让我用新视角看科比。以前我看到的他还是小孩子,他一直把夹克忘在餐桌上,不洗碗。这次看到他一步步成长为年轻人,他出色的抗压能力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致力于向父母普及媒体和科技知识的非营利组织“常识媒体”(Common Sense Media)育儿编辑卡罗琳·克诺尔(Caroline Knorr)说,不必为了拉近和子女的距离特意跑到世界的另一端去。

她说:“父母可以全年在家里设立无屏幕的时间,尤其是在假期里。”

她说,尝试在没有手机的时间做一些例如玩游戏、散步或看电影这些有趣的事情。

放假期间,躺在沙发上时很容易就要伸手拿电话,但是克诺尔说,为孩子树立榜样很重要。她说:“父母要解释这样做的价值:为什么远离手机的生活是一种家庭价值观。 ”

要明确说,“我正关机,这样我们才有家庭时间。”

克诺尔说,不要妖魔化技术本身或妖魔化孩子使用科技产品的行为。

她说:“很多时候父母非常担心,认为媒介改变孩子的行为。”

“但真正导致这种行为的是孩子们对流行文化产生兴趣的自然结果,他们对家庭时间不感兴趣。”

社交应用程序抖音和Snapchat加重了这些后果,这些程式旨在增加用户粘度,好通过广告赚钱。

克诺尔说:“这真是祸不单行。”

Jamie Clarke and his son Khobe in Mongolia

克拉克说,旅行结束后,他和儿子正试图将他们学到的一些经验应用到日常生活中。

他说:“我意识到技术的价值并拥抱科技,他正在意识到技术对人的消耗。也许我们俩都要提醒自己,控制权在谁手里:我们自己还是应用程序?”

科比说,他正尝试让技术变成“他想做的事,而不是必须做的(事)”。

他说:“当你和一群人一起,本该有社交互动时,但每个人都在玩手机,那是我要试图改变的习惯。”

“(和人交往的时候)分心很粗鲁。”

出自:BBC

---以下是广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