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是广告---

肺炎疫情一线记者:踏进隔离病区那一刻 我脚软了


在重症病房里的护士,他们的日均工作时间是6.5小时。

除夕夜,解放日报·上观新闻特派记者董天晔跟随上海首批医疗专家奔赴武汉当地。1月29日,董天晔第一次穿上隔离服进入武汉金银潭医院重症病区,记录下抗击肺炎疫情最前线的镜头。
1月30日 大年初六 晴
与外人想象的可能有所不同,在这里,随队记者生活也是酒店和病房的两点一线。我信息获取的广度与所有刷手机的人相比也没有什么特殊。对于每日数字增加的恐惧和归期未定的不安,大家心照不宣,悄悄埋在心底。
每天起床已经养成了打开手机看一眼疫情的习惯,但想到钟南山院士对抗疫前景可期的讲话,心情多少平复了一些。
1月29日,我们第一次穿上生化隔离服,走进金银潭医院的北三重症病区,去亲眼看看医生和护士们是如何在这里工作。之前因为防疫工作的紧张和对病毒传播能力判断的不明朗,我们能够最深入的地方就是医生们工作的潜在污染区。
隔离服,我们天天在外面看医生怎么穿,对这套流程不陌生。戴口罩、戴帽子、戴手套、再穿隔离服、穿鞋套,这样一套流程。进病房的医生们穿的是防护服,安全标准不同,防护服的标准是不能有皮肤裸露在空气中,他们还要戴眼罩。
但对我来说,重点并不是穿衣服,重点是踏进那道门,心里的一道坎要迈过去。从空间的角度来讲,里面和外面没什么区别,但是迈那一步,说实话,脚会软一下。
不过,软这一下再进去,人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反正进都进来了。
我隔离服穿得快,比兄弟媒体的记者早进病区几分钟。那个瞬间,我非常本能地举起手机自拍,录了一段Vlog,介绍这个地方是什么样的,回想起来觉得这件事做得蛮对的。我知道里面大概是什么结构,要做的事情,就是探秘,把病区拍明白了。

一位从隔离窗取药的护士对着记者的镜头竖起大拇指。

之后在上海医疗队专家组组长周新教授的带领下,我们走进了这个神秘的地方。其实这里和一般的病房大致格局相似,护士站里配药间、办公室一应俱全,在外围工作的护士就在这里忙进忙出,为隔离病房里的护士送药送物资。
虽然是重症病房,一些病人看起来状态还不错,隔离病房并不是与世隔绝的状态,病人最好的朋友就是自己的手机。精神好的病人,大多在用手机玩游戏,或者和家人通话。这些见证过病友离去,体验了与家人分离滋味的人们,手机这方小天地里的岁月静好,大概也是格外地珍贵了。有一个病人看到我,还热情地比了一个“耶”,我也跟他挥挥手,他就持续做了一会儿这个动作。

 

从病房出来,我还沉浸在那种没有想象得那么危险的情绪里。但是晚上回去,和同行聊天的时候会觉得后怕。这两天我嗓子不舒服,现在生理上有一点反应,都会朝那个方面去联想。

 
经过超过八个小时的工作,来自市七医院的护士李冬梅脸上留下防护设备深深的勒痕。

昨天,我一共在半污染区待了一个多小时,拍护士的工作、各种细节,比较花时间。但是在污染区重症病房里的护士,他们的日均工作时间是6.5小时。
进病区,我带着相机和手机。医生跟我们说,这些设备如果不能完全消毒,可能会有感染的风险。出来之后,我用一种强力消毒的湿巾,非常认真地擦了一遍设备。

出自:上观新闻

---以下是广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