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是广告---

被妈骂到跳楼的男孩身后 站着不杀人却诛心的父母

01

  9月17号,湖北武汉的江夏一中。

  14岁的初三男孩张某锐,爬上5楼教学楼的围墙,纵身一跃,送医后宣告不治身亡。

  根据@封面新闻的报道,张某锐当天在教室和其他两名同学玩扑克牌,三个孩子都被班主任要求家长到校配合管教。

张的母亲来到学校后,气势汹汹地走到儿子面前,二话不说,在五楼的楼道里,扇了他两个耳光。

  第一个耳光下去,男孩往右边躲了躲,抬手想要挡住。

  妈妈跟上前去,冲他大吼。男孩不语,沉默着低着头。

当第二个耳光结结实实地打在脸上,男孩动也没动。

  见孩子不说话,妈妈一边辱骂,一边用手掐住男孩的脖颈,顶着墙,往墙上撞。

  后脑勺撞在墙上的时候,男孩踉跄了几步,依旧低着头。

有人来劝这位母亲,视频里,似乎她还在大声教训孩子。

  男孩低头用袖子擦完眼泪,似乎决定了什么,站直了身体,抬起头,平视着妈妈。

  等妈妈被另外一人拉走,他定在原地,呆呆地站着。转身看了一眼楼下,又望向母亲离去的方向,看了许久。

2分钟后,他爬上围栏,一跃而下。

  当晚9点,伤势严重的张某锐,被宣告不治。

  年仅14岁的少年,就这么仓促地告别了世界。

这个视频,让我痛心了许久。(广告后继续)

---我是广告---

 

 跳楼前的那120秒,我不知道他当时在想些什么。

  但可以肯定的是,冲动的行为下,一定掩藏着被妈妈当众羞辱的气愤、沮丧、羞愧和绝望。

  有学校的学生说,他妈妈吼得很大声,隔着一面墙都听得清楚。

也有人说,他不可能只因为两个巴掌就跳楼。

  “(他)平时应该想过挺多次自杀的,只是这次当众被打情绪上来没收住,加上旁边很容易自杀,便做了。”

压死骆驼的稻草从来不是最后一根,而是背负着的每一根。

   就像是个不断被充气的气球,日积月累的,撑不了,也就爆了。

  曾有个孩子给我留言说,他和家人吵架,明明只是个学习不认真的小问题,却被爸爸骂成狗。

  “不学习,就给我去死!生了你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他难受,不服气,顶嘴,辱骂就变成了抽打,皮带抽在背上,火辣辣的。第二天只能把书包背在胸前。还得挺直腰杆,不让衣服摩擦到伤痕。

  “耳朵哥,我当时真的想到一死了之。”

  父母对孩子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避风港。

  如果避风港都狂风骤雨,那他们有何处可去?

02

  看这个视频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直回想着去年跳桥的那个17岁少年汤某。

  汤某在学校与同班同学发生矛盾,回家路上,和妈妈说了这件事,结果遇到妈妈的强烈批评。

  车子途经卢浦大桥时,妈妈不顾身边的滚滚车流,愣是把车停在了路中央,跑下车去教训坐在后排的儿子。

5秒钟后,男孩趁着妈妈走到前排上车的间隙,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爬上卢浦大桥的围栏,纵身一跃。

追上去的母亲眼睁睁看着孩子从目光中消失却无法挽回,无力地跪坐在地上,双手锤地,痛哭流涕。

等民警接到电话赶到现场,躺在绿化带里的孩子,早已经没有了生命特征。

  120秒,吞噬了一个男孩的14年。

  5秒,抹杀了另一个孩子的17年。

  多好的年纪,偏偏人没了。

  有人责怪现在的孩子承受能力不行,听不得半点逆耳的批评。

  很多家长也不理解,不就是骂了他几句么,至于寻死?(广告后继续)

---我是广告---

  拜托,真的不要觉得孩子年纪小,就把所有的一切都归结为他承受能力低,吃不了苦抗不了压力。

  有太多孩子的心,是在父母的讥笑和辱骂中,一步步干涸的。

 子弹上膛,瞄准开枪,留下一个个鲜血淋漓的洞,围观者却望着枪口腾起的硝烟,飘飘然留下一句:

  “啧,这孩子真不经骂。”

  一个失血过多的人,不是因为流干了那最后一滴血才死的。

  就像是知乎用户@就是七七说的,枪已上膛,子弹一发一发打在孩子的心上,将孩子自我的屏障打得粉碎。

  你们怪孩子承受能力太差,但你们可曾了解过他的屏障?

  你们以爱之名给孩子施压,期望孩子成为你们想要的样子,可你们却从未问过孩子自己想成为什么样子。

  最可悲的是孩子经历了太多你们想象不到的压力,被校园暴力,被孤立,被排挤,被嘲讽,被殴打,被责骂,被无视,背负着你们沉重的爱前行,自闭、抑郁活得像一个边缘人。

  等到放学后疲惫地回到家,本想对你倾诉些什么,看了你一眼。

  然后想了想,还是算了吧。

  他们没有赌气到把生命作为反抗的代价,但活着,也只是活着。

  有些父母不杀人,但,会诛心。

  03

  之前看过一个网友的评论,说:中国家长,最擅长把孩子逼疯。

  想来挺有道理的。

  有个印象非常深刻的提问,题主32岁,他问:如何与父母断绝亲子关系?

他提了三点诉求。

  第一点,是与父母解除亲子关系,不想再见到、听到任何跟他们有关的事情。

  第二点,会遵守法律上赡养老人的义务,通过律师代理,保证他们失去劳动力后生活无忧。

  第三点,对于曾经对自己有恩的亲戚,怎样把恩惠还给他们,不想欠任何人。

  然后,陈述了自己提出这个问题的缘由。

  小时候,他承受过来自父母的家庭暴力,非常多,非常频繁,非常残忍。

  父亲会把工作上的不顺发泄到我身上,一言不合就抽耳光,让我下跪,用铜头皮带鞭笞,用啤酒瓶砸,用凳子砸,用瓷碗砸。用皮鞋抽,用棍子打。

  母亲常常让我跪下,然后絮絮叨叨“教育”我,不是半小时,而是一整天。内容都是“我养你如何如何艰辛,你怎么这么忤逆不孝”“不听话爸妈就打死你”“你要敢跑,离了我们谁能养你这个小杂种”。

  那十来年里,他身体和心上都布满淤青和伤口,被打到软骨挫伤,常常噩梦。

长大后,父母开始想要进一步控制他。

  我怕挨打曾把房门反锁过几次,被母亲知道后就把门锁卸了。

  高考报志愿,我忤逆了他们的意思,填报了离家千里的北京。我妈背着我到学校找老师,要改我的志愿书,老师没同意。

  大学期间,我妈拿着我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的缴费单,逼我还钱。她甚至还扣留过我的身份证和回京的火车票。

  读起来字字令人窒息……

  问题的结尾,他留下一句“我做好了剖筋断骨的决绝”

  这个自述并不是特例,在他的身上,有许多孩子都遭遇过的困境:

  踏进家门,就失去尊严;被随意殴打侮辱,承受批评和谩骂;被当作附属品刁难;被情感和道德绑架……

  当这些如潮水一般涌来的时候,陷在里面的孩子,只能被活活溺死。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每一个想要逃离父母的人,都已经被父母伤得彻彻底底。

  那些一心赴死的孩子,心里早已压满了必须去死的决心。

04

  几米在《我的错都是大人的错》里写过一句话:

  为什么风可以那么温柔地对树说话,而你却永远学不会对我温柔地说话呢?

  你对朋友有意见的时候,会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吗?

  不会。

  你对上司有意见的时候,会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吗?

  不会。

  你对父母有意见的时候,会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吗?

  不会。

  那为什么,你可以肆无忌惮地去伤害自己的孩子呢?

  那为什么,不可以给孩子50分的温柔和50分的理解呢?

  曾看到个网友说。

  “我现在都30多岁了,还是能想起十几年前我妈疯狂侮辱我时那悲愤的心情。

  无论我怎么解释也不能让她闭嘴,只因为我没有按照她的意愿去做,那狰狞的面孔和疯狂咒骂的嘴唇,让我觉得这根本不是我熟悉的母亲。

  当时真想从楼上跳下去,心都死了,活在这种家庭又能怎么样。”

  来自父母的伤害就像是回旋镖,童年被伤一次,成年后再被伤一次。

  教育的矛盾,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从孩子出生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已经面对着长达终生的资格考试。

  父母之于孩子,就是健全的产生,尽力的教育,以及完全的放手。

  别错位成自己病了,却逼着孩子吃药。

  也许我们都可以试着,去改变家庭的温度。

  爱和理解,尊重和沟通,在任何关系中都适用。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希望故事可以有另外的结局。

  14岁的张某锐被老师喊家长后,妈妈平静地把他带回家,仔细沟通、了解、梳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告诉孩子认真学习、努力读书的重要性;

  17岁的汤某在被批评同学矛盾后,妈妈会把他载到经常光顾的餐厅,母子俩边吃饭边聊天,开导他社交关系该如何去处理。

  也希望这篇文章,可以成为我们彼此的一个警示:

  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和父母都必有一战。

  如果孩子赢了,是喜剧;如果父母赢了,是悲剧。

  共勉。

来源:码头青年 

---我是广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