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是广告---

王思聪的泛娱帝国蓝图破碎 万达也救不了他

富二代、网红、娱乐圈纪委、花花公子、商人,这些标签成就了一个“IP化”的王思聪,也打通了他与普罗大众的围墙。

  然而十年一梦。2019年,熊猫TV铩羽而归,普思资本股权被冻结,王思聪也一轮一轮地被列为被执行人。曾经在微博上直言不讳的小王,变成了“为人低调的网红小王”,并将微博设置为仅半年可见。

  但沉寂了几个月后,王思聪在微博又活跃了起来。

  晚来的叛逆

  16岁以前,王思聪怎么也不会料到自己是个富二代。

  5岁被父亲送往新加坡读小学,一路考入英国温彻斯特大学和伦敦大学学院,雅思满分,英语流利,传统精英式教育造就了一个成绩优异的海归王思聪。学成归国后,王思聪在父亲安排下担任了万达集团董事,这个“神秘人物”终于走入人们的视线。

  年少轻狂、口无遮拦,是王思聪对自己的认知,也是对他最合适的评价。王思聪没有像其他富二代那样,按部就班地踏上继承之路,反而在微博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他是微博上炫富的富二代,也是娱乐圈和商业圈的“纪委”。

  2011年,王思聪在微博辟谣汪小菲母亲张兰,称“王健林免费赞助了汪小菲和大S的婚礼”纯属谣言,之后继续炮轰张兰不值得尊重。这场隔空骂战,让王思聪一战成名。

  此后,他又讽刺范冰冰张馨予是一介毯星,指责京东“店大欺客”,吐槽雷军英语差,怒批聚美陈欧的共享充电宝创业不切实际。如今,又因撕阿水表哥、时薪666元的游戏陪练频频登上微博热搜。

  从小接受精英式教育的王思聪非但没有维护自己所处的精英阶层,反而将其一点一点揉碎掰开,摊在普通人眼前。他让大众看到了一个“精英式的草根”,高高在上但又面目清晰,赢得了不少粉丝。

  正如陈欧当年评价王思聪:“老王是个很聪明的人,他把网民对明星和精英阶层的情绪直接掰出来、发泄出来,他是一个引领者。”

  拨开“网红”身份,王思聪也是一个商人。

  破碎的泛娱帝国蓝图

  王思聪曾说,自己最大的挑战,就是在有生之年超过父亲成功的高度。

  当年,王健林拨出5个亿给王思聪创业,放手让他自己干5年,上20次当,看看他能不能成功。2009年,王思聪拿着这笔启动资金创立了普思资本,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普思资本成为王思聪撬动父辈的一个支点,也成为他电竞之梦的起点。

  2011年8月,王思聪正式进军电竞行业,在质疑声中收购了当时濒临解散的CCM战队,并火速组建“IG俱乐部”。之后几年,王思聪先后入股云游控股、乐逗游戏、英雄互娱等游戏行业,从游戏战队、直播平台、手游发行公司,再到线下竞赛、电竞外设,一口气打通了整个电竞产业链。

  在电竞圈里纵横捭阖,王思聪成为了大家口中的“王校长”,也过了一把“选手瘾”。2018年8月19日,王思聪在对战VG的比赛中登场,担任首发AD。一个月后,便宣布结束自己为期31天的职业LOL生涯。

  真正将王校长和IG推向高潮的,是IG夺冠的夜晚,王思聪拿出113万在微博上现金抽奖。随后,他在赛场上吃热狗的照片更是火爆全中国,霸屏三天三夜。

  中国电竞进入大众视野,少不了王思聪的一腔热血和普思资本的投入。当初王思聪一步步带领中国电竞走出小众,建立了自己的电竞王国。但不可避免的,电竞热潮在慢慢消退,竞争对手腾讯也在背后默默下着一盘大棋。

  2016年,腾讯电竞成立。次年,腾讯成立新的LPL联赛管理机构,架空了王思聪倡导成立的ACE。此后,王思聪被腾讯彻底清除电竞行业规则的制定者。不仅如此,腾讯还挖走了熊猫TV的主播,王思聪的电竞梦已然成为空壳。

  就在电竞受到腾讯掣肘时,普斯资本也因乐视体育危机四伏。

  2012年5月至2016年2月,普思资本一共完成了26个项目的股权投资。2015年至2017年,普思资本共计投资48笔,这两年也是普思资本的投资高峰。如今,普思资本的投资规模已经超过了30个亿,投资项目80多起,投资领域颇为广泛。

  2015年,乐视体育首轮融资时,普思资本作为跟投方参与A+轮融资。次年3月,乐视体育进行了B轮融资,王思聪趁势展开短线操作,陆续减持抛售乐视体育老股。然而,2016年年底,乐视体育被爆出擅自挪用超过40亿元资金的事件,经营状况迅速恶化,债台高筑,普思资本也跟着陷入困境。尽管王思聪两次股权减持,获利两亿,但至今仍有大量乐视体育股权无法退出。

  2019年,普思资本股权被冻结三年,随后王思聪也在11月被列为被执行人。(广告后继续)

---我是广告---

 

 同样走得不顺的还有成立不到5年的熊猫TV。当年,王思聪一条朋友圈,宣告熊猫TV成立,邀请投资大佬随时约自己。

  这一由王思聪掌舵,互联网巨头周鸿伟投资,又邀请各路明星入驻,并从虎牙、斗鱼等平台挖主播的熊猫TV,诞生之际顶着巨大的光环。在“千播”大战中,迅速进入行业前三甲。

  但2016年后,熊猫TV开始走下坡路。从《hello!女神》被要求下架整改,熊猫直播在B轮融资中出现问题,到因涉嫌网络赌博而被推上风口浪尖。王思聪对熊猫TV没有当初那么上心了,甚至都没有出席2018年的年会。

  当初,已经建立了电竞王国的王思聪,又成立了熊猫TV和香蕉计划公司,涵盖电竞行业整条产业链,描绘着一个泛娱乐帝国的蓝图。王思聪梦想将熊猫做成一个网络版的芒果TV,一个24小时不断档的快乐大本营,但这个梦只做了三年。

  2019年3月30日,熊猫直播宣布正式关站,这个曾风光一时的直播平台落下帷幕。

  压垮熊猫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腾讯的版权诉讼。

  2019年6月,腾讯起诉熊猫游戏主播侵犯《英雄联盟》著作权。随后,熊猫直播的运营主体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列入了失信被执行人,香蕉计划也在相继“翻车”,熊猫互娱近20亿元巨额投资损失全部由普思投资及实控人自己承担。2020年1月5日,熊猫互娱进入实际破产程序。

  万达救不了王思聪

  普思资本和熊猫TV先后走上绝路,本人被列为被执行人,王思聪的三十一岁有些狼狈,但父亲王健林和万达救不了他。

  万达的三十一岁也和王思聪一样,没想象中那么好过。

  在经历三年前那场“世纪大交易”后——万达将13个文旅项目和77个酒店转给了融创和富力,万达地产业务开发今不如昔。

  但近年来万达想要重回地产。不仅定下了2021年重回千亿的目标,去年还重新大手笔拿了不少文旅项目,今年一季度也是动作频频,新增货值约100亿左右。

  然而,现实是,万达地产并没有快速突破口。

  去年万达全口径销售额为566.8亿,位居第59位。今年一季度疫情最严重时,万达全口径销售仅37亿,排名进一步跌至80位。上半年,公司销售约218.7亿元,排名还是没进前50。

  从曾经的前十跌到50开外,万达变成了一家中型房企。

  曾经牺牲增长换来了低负债率,而今又重拾投资规模大、回报周期长的文旅项目。重资产模式下,万达的融资能力、偿债能力能否跟上,万达能否重振地产业务还无法定论。

  除了地产业务,万达电影、万达广场、AMC等都面临着不同程度的困境。

  万达电影去年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跌,今年一季度的亏损程度与去年同期相比更是下降超200%。上半年万达电影营收同比降幅超过7成,归母净利润更是同比大跌近400%,亏损16个亿。

  与此同时,AMC的股价不断下挫,负债水平高企,现金流吃紧。就连曾经的最大优势万达广场,如今与SKP、龙湖天街等正面较量时也失去了竞争力。

  王健林今年66岁了,他自己的万达还处于转型中,王思聪的摊子更无从收拾。换言之,就算万达自身经营良好,但万达终究非王健林一人所有,王思聪的债也不能由万达来还。

  王思聪的债只能自己来还。前段时间,王思聪在“比心陪练”app上做起了游戏陪练生意,时薪666元,目前已服务5人。

来源:界面新闻

---我是广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