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是广告---

拜登女儿接捧伊万卡?一向作风低调 也曾年少轻狂

美国大选2020|现任「第一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一向是父亲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得力助手,从特朗普集团和真人骚,再走到白宫,特朗普身边都有她的身影。那麽如果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当选,么女阿什利(Ashley Biden)会否接捧成为光芒四射的总统女儿,游走国际舞台,穿梭大国之间呢?

Joe Biden's Daughter's Clothing Line - Livelihood - Ashley Biden's New  Clothing Line

三兄妹情深 难捨患癌大哥

  拜登有四名子女,除了早年车祸逝世的女儿娜奥米(Naomi Biden)和近年脑癌病逝的儿子博(Beau Biden)以外,还有最近捲进丑闻的亨特(Hunter Biden)和跟现任妻子吉尔(Jill Biden)的唯一一名孩子阿什利。

  阿什利和两位哥哥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关係,跟大哥的年纪相差12年,但她自小看着哥哥的身影成长,关係很好。吉尔接受访问时形容,阿什利一出世的时候,两个哥哥就一直照顾她,阿什利也十分敬仰哥哥,「无论他们去哪里,她都想去,他们也会带她去。」
  曾任特拉华州司法部长的博因为脑癌病逝,对拜登一家造成沉重打击,阿什利也不例外。她于哥哥的葬礼忆述小学时快乐的画面:「那时我牵着两个哥哥的手,我写道,『快乐就是和我的哥哥一起。』那是真的,直到现在都是真的。」

  父母影响深远 决心为不公义发声

  父亲是政客,母亲是教师。阿什利的事业也离不开公共事务。2017年,阿什利接受《魅力》杂志(Glamour)访问,解释她为什麽致力投身她认为重要的议题,「这份热情始于很年轻的时候……我的父亲大半生是公僕,我的母亲是公共学校老师——这是来自我的基因。」

  大约小学五年级时,阿什利发现她最喜爱的唇膏公司于动物进行测试,激发她开始关注动物权益。她后来看到很多海豚被鱼网捕捉,于是做了资料搜集,跟当时是参议员的父亲说要拯救海豚,最终促成通过保护海豚的法律。长大后的阿什利当了一名社工,后来加入特拉华州司法中心,从事刑事司法改革工作。

  我的父亲一直教我,沉默等于是同谋,我必须为被不公对待的人发声。这份信念一直陪伴我直到成年,也是引导我职业生涯的原则。阿什利

  服装品牌不离地 捐钱回馈社会

  无独有偶,阿什利和伊万卡一样都有属于自己的服装品牌,但不同的是,相对于赚钱牟利,阿什利较看重回馈社会。2017年,阿什利推出自家品牌Livelihood,设计和出售美国製造的服装,并将部份收入捐赠华盛顿和特拉华州的社区组织。品牌曾为汉密尔顿酒店(Hamilton Hotel)重新设计制服,获集团捐出1.5万美元。

  品牌主打连帽运动上衣(hoodie),除了因为阿什利是「T恤配牛仔裤那种女生」以外,还因为她欣赏连帽运动上衣作为美国工人和「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象徵。她说:「Livelihood特别是关于收入不平等。而种族不平等和收入不平等是直接有关。」

  目前经历重组的Livelihood对阿什利而言还有一份特殊的意义。品牌标志带有一枝箭的图案,代表人有时要像拉弓的动作一样,被拉倒才可以向前进发。对她来说,哥哥博就是她的弓,「他的癌症击溃了我。我没有选择,只好向前进发,继续前行,继续瞄准我的目标。」正如吉尔说过,阿什利很看重延续哥哥的衣钵。也许正因如此,哥哥的离开才能成为她燃亮生命的动力。

  曾经年少轻狂 疑吸食可卡因(广告后继续)

---我是广告---

  哥哥亨特被爆连串丑闻,阿什利和很多人一样都有不光彩过去。1999年,当时是大学生的阿什利于新奥尔良因为管有大麻被捕。2002年,她和朋友到夜店消遣,离开时朋友捣乱,阿什利对警察大声叫嚷而被捕。两宗案件最后都获撤控。2009年则流出她怀疑吸食可卡因的影片。

  阿什利经历过年少轻狂的日子,活于大众的目光,也走过丧兄的痛楚。种种都让她协助更生人士时更能体会对方的心情。她坦承,自己也曾做过不少错误的决定,但不论怎样,总可以向前进和活得更好。她认为,向在囚人士提供他们所需的服务,能够带给他们希望和可能,「我从事这种工作是因为我们的制度未能正常运作,大规模囚禁不是答案。」

  一向作风低调 支持父亲参选

  一直保持低调阿什利连社交媒体帐户也不公开,不过当父亲今届第三度问鼎总统宝座,她仍然不遗馀力,为拜登拉票。她出席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时如此形容父亲:「他坚强、关心人和有原则…… 他将是所有恶霸见过的最大敌人。」

  阿什利亦曾主持一场竞选活动,谈论女性薪酬平等、育儿和生殖权利。她说:「当我说我准备好迎来拜登政府时,不只是因为我觉得我的爸爸是最好人选。当他出任总统,他会协助我们解决现今世代最大的挑战……他富有同情心和毅力,可以帮助我们解决破坏所有社区的种族和经济差距。」

  伊万卡四年以来跟其他国家的第一夫人几乎平起平坐,可能是近代最有权力的第一女儿,阿什利自然难以成为伊万卡那种吸引镁光灯注目的第一女儿。但阿什利一直致力公共事务,关心社会,如果拜登当选,她大概仍然能够以自己的方式,以第一女儿的优势塑造更加美好的世界。

来源:香港01

---我是广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