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是广告---

疫苗大王花235亿离婚,把前妻推上加拿大第三女富豪,另有文章?

在这起235亿天价离婚案背后,也有投资者怀疑,夫妻俩到底是患难夫妻难同甘,还是存在“假离婚、真套现”的嫌疑。

  近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20胡润女企业家榜》。碧桂园杨惠妍、翰森制药钟慧娟、蓝思科技周群飞等老面孔依然财力稳健,稳站三甲位置。同时,榜单中也不乏新面孔的出现。在“新上榜”榜单中位居第一位的,是康泰生物实控人杜伟民的前妻袁莉萍,其以330亿元人民币身家排在整个榜单的第17位。

不同于其他新上榜的女企业家们,袁莉萍的财富值主要来自于与“疫苗大王”杜伟民的“天价离婚费”。

今年5月,袁莉萍的离婚案曾轰动一时。通过离婚分走总价值约235亿元人民币股权的袁莉萍,一举创造了中国A股市场最高“分手费”纪录。另据媒体报道,已加入加拿大国籍的袁莉萍还因此跻身加拿大第三女富豪的位置。

作为“国产疫苗操盘者”杜伟民背后的女人,袁莉萍绝不是一味靠离婚官司上位的角色。杜伟民跌宕起伏的人生中,但凡资本布局中的关键节点,都有袁莉萍的身影存在。

而在这起235亿天价离婚案背后,也有投资者怀疑,夫妻俩到底是患难夫妻难同甘,还是存在“假离婚、真套现”的嫌疑。

从销售员到疫苗大佬

袁莉萍从来不是需要依靠男人来翻身的女人,相反,她可以成为男人成功路上不可或缺的“跳板”。

今年57岁的杜伟民出生在江西省一个贫困山区的农民家庭。1987年,杜伟民从江西省卫生学校检验专业毕业后,被分配至江西卫生防疫站从事环境检验工作。

比杜伟民小8岁的袁莉萍毕业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采购与供应管理专业,系名校出身的才女。彼时,无论从年龄还是学历背景上,袁莉萍都胜杜伟民一筹。

在双方都没有功成名就的时候,二人的结合更像是一种“女强男弱”的组合。

1993年,在改革开放大潮的引领下,杜伟民决定辞职下海。

起初,他在长春长生生物从事疫苗销售。杜伟民曾这样回忆自己的下海之路:“刚开始,我给人家做疫苗销售业务员,全省各地到处跑。累了,就找个有桌子的地方趴一会,或者坐在凳子上睡几分钟,最艰难的时候连5元钱的招待所都不舍得住。”

凭借吃苦耐老的毅力和灵活的脑袋瓜,杜伟民逐步做到了销售总监、执行董事的职位。

已成为“金领”的杜伟民并不满足于此,而是萌生了自己创业的想法。

2001年,杜伟民与人合伙创办了广州市盟源生物工程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盟源)。当年9月,老东家长生生物将持有的长生实业0.68%的股权以43.79万元的对价,转让给了杜伟民持股的广州盟源,杜伟民就此成为长生生物的股东之一。

顺利从广州盟源赚到第一桶金之后,在妻子袁莉萍的主张下,杜伟民举家移民加拿大,也为此后袁莉萍成为加拿大女富豪埋下了伏笔。

随着手中积累的资源越来越多,杜伟民在袁莉萍的支持下,开始展露更大的野心。

2002年,曾闻名资本市场的常州药业延申生物技术公司陷入亏损。杜伟民抓住此次机会,入股延申生物,对其进行重组,更名为江苏延申,并于2007年开始冲刺IPO。

然而,这次的IPO之路并没有成功。2007年10月,江苏延申IPO被否,企业也因生产违规、数据造假等问题被罚处。

这次的折戟让杜伟民心有不甘。索性,他变卖了加拿大房产,将持有的江苏延申股权转让,决定重新回国大干一场。

巧合的是,杜伟民从江苏延申全身而退一年之后,江苏延申的狂犬疫苗被查出五批产品涉嫌造假,多名员工被判刑。杜伟民幸运地躲过了这一劫,没有被牵扯进去。(广告后继续)

---我是广告---

陷疫苗致死、贿赂风波

再次起步,铩羽而归的杜伟民将目光瞄向了康泰生物。

康泰生物成立于1992年,主营的乙肝疫苗市占率达50%。2007年,康泰生物因产品单一、业绩不佳,面临重组。

杜伟民决定再次追赶“风口”。

2008年,他通过持股达75.1%的深圳市瑞源达投资有限公司(专用于收购的壳,以下简称瑞源达)购入康泰生物38.75%的股份,成为其最大股东,并担任董事长与总经理。

随后,杜伟民又将康泰生物与北京民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实现重组,形成了“南康泰、北民海”的战略性集团化产业布局。

执掌康泰生物后,杜伟民着手对公司的组织架构进行改造。他从康泰生物的四家原国有股东国投高科、北高新、湖南高科、上海华瑞手中,陆续以低于成本的价格获得股权转让。经过一系列运作,康泰生物从国有企业成功转型为民企。

杜伟民对公司技术层面的改造也在同步进行。几年间,他不断与法国赛诺菲巴斯德公司沟通,希望促成双方之间的合作以引进先进技术。

2010年,杜伟民与赛诺菲巴斯德公司签订技术许可协议,给康泰生物在技术层面提供了最牢固的支持。

此后几年间,康泰生物在杜伟民手中,逐渐被打造成了全国最大的乙肝疫苗生产基地,被外界视为“中国乙肝疫苗的龙头企业”。

·杜伟民

然而,正当杜伟民踌躇满志打算再次冲刺IPO时,一场“疫苗致死风波”差点让他魂断深交所。

2013年12月,在10天时间内,共有8名新生儿被曝在接种康泰生物的乙肝疫苗后死亡。一时间,杜伟民被冠上“杀婴者”的名号,迎来了创业几十年间最大的一场危机。

公司随即发出澄清公告,称致死原因与疫苗无关。2014年1月,国家食药总局和卫计委调查显示,所有的婴儿死亡为偶合性死亡,疫苗质量没有问题,向康泰生物归还了生产证书,恢复了该疫苗的使用。

刚从舆论漩涡挣扎而出的杜伟民,紧接着陷入了另一场“罗生门”。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国家食药监局前领导尹红章曾分别单独、伙同他人收受杜伟民30万元、17万元钱款,为部分公司在药品申报审批事宜上提供帮助。2017年,尹红章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并处罚金50万元。

·尹红章

不过, “贿赂门”同样没有危及杜伟民。

也就是在这一年,康泰生物成功上市。江苏延申IPO失败10年之后,杜伟民终于如愿以偿实现了自己的IPO梦想。

公司实现上市后,杜伟民的身家呈爆发式增长,被业内冠以“疫苗之王”的称号。(广告后继续)

---我是广告---

“高价精准离婚”?

从长春长生到延申生物,从瑞源达到民海生物,辗转于几大公司的杜伟民,最终依靠康泰生物成功走上“疫苗之王”的宝座。

这背后,妻子袁莉萍几乎从未间断参与杜伟民公司的具体经营活动,在每个重要节点都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2010年前后,袁莉萍出资498万元与杜伟民共同注册成立了瑞源达,该公司即为杜伟民此后收购康泰生物的主体。

2012至2015年,袁莉萍担任康泰生物的副总经理。公司上市后,她一直保留董事席位,直到2018年卸任。

资料显示,袁莉萍还是康泰生物全资子公司民海生物的副总经理。该企业在康泰生物的壮大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

在杜伟民控股的新疆瑞源达投资公司中,袁莉萍也占有不少股份。

一直甘做杜伟民背后贤内助的袁莉萍,平时生活中甚为低调,公开资料中几乎找不到她确切的照片。直到康泰生物2020年5月29日发布离婚公告,“石破天惊”般将袁莉萍突然推向舆论焦点。

公告书中称,杜伟民与袁莉萍解除婚姻关系,杜伟民将其所持康泰生物1.61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3.99%)过户至袁莉萍名下。

对于离婚原因,有中间人表示,二人对外的说法是感情不合。但投资人似乎在蛛丝马迹中找寻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有媒体分析,康泰生物于2017年2月7日在创业板挂牌上市,至两人离婚时满三年零三个月。本次离婚案股份分割前,杜伟民已有所持12.82%股权限售股解禁,意味着可以通过二级市场减持、转让等途径套现。

而去年年初以来,康泰生物股价大幅上涨。在今年疫情期间,作为国产疫苗的老大,康泰生物更是成为当之无愧的明星公司,股价与市值齐飞。

就在两人股权变动公告发布的前两天,康泰生物的市值冲破1000亿,达到公司上市以来的市值最高峰。因此,有股民质疑这场离婚是“高价精准离婚”。

对于这起充满迷幻色彩的离婚案,还有网民引用杜伟民曾经的豪言壮语“要把中国疫苗抓在中国人自己手中”,戏称“幸好杜伟民离婚后持股比例比前妻稍高,否则中国疫苗岂不是落到了加拿大人手中”。

不过,在手持离婚所得上百亿身家跻身胡润女企业家榜单的同时,袁莉萍也并非能够高枕无忧。

康泰生物的股价在8月达到249.69元/股的高位后就走向了下坡路,截至12月1日收盘,股价报收143.33元/股,这也意味着袁莉萍最新财富值可能已经较榜单中缩水约百亿元。

几次遇险后侥幸脱身,几次跌到后又爬起重来,杜伟民跌宕起伏的人生中,一直有袁莉萍在背后不离不弃的扶持。如今,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两人选择分道扬镳,这场离婚引发的“并发症”可能还会继续发酵。未来,袁莉萍是否会选择密集减持,是否会给公司造成进一步影响,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来源:正商参阅

---我是广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