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是广告---

加拿大的数字服务税会让电商提价

对电商征税是把双刃剑 (AP Photo/Martin Meissner)

加拿大联邦政府在其星期一发布的经济报告中宣布,将在2021年开始对外国电商向加拿大消费者提供的服务征收数字服务税。

加拿大联邦政府指出,在加拿大境内经营的媒体公司和电商公司一直在收取并向联邦政府缴纳销售税,在加拿大境外的外国电商向加拿大人销售数字化娱乐服务却不缴纳销售税属于不公平竞争。

加拿大经济分析师们认为,联邦政府对国外电商征收的这一年达到12亿加元的税收最终会被转嫁到消费者身上。加拿大消费者在Netflix每个月账单上见到联邦销售税的日子可能不远了。

这一被称为Netflix tax的外国电商消费税的征收对象还包括亚马逊公司的Prime Video视频流和Spotify公司的音频流服务。

作者 方华rci

---我是广告(广告后更精彩)---

互联网巨头垄断背后,是无数小商贩的失业! 

在落实反垄断法,尤其要防范市场份额的垄断程度达到整个国家80%甚至90%的企业。要及时纠正和制止网络平台公司以“融资—亏损—补贴—烧钱—再融资”的方式扩大规模直至打败对手。在形成垄断优势后,又对平台商户或消费者收取高昂的门槛费、服务费。

这类商业模式在社会总体价值上贡献有限,因为过度关注流量,助长了假冒伪劣商品在网上泛滥,甚至倒逼制造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现象!

的确,最近“社区团购”这个商业模式越来越火,美团、滴滴、拼多多、阿里、京东、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入了社区团购,如下图:

这些社区团购以不可思议的低价抢占了市场,大家都在网上买了,但是大家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那些靠卖菜为生的小摊贩怎么活?

这些人都是最底层的劳动者,有很多都是老奶奶,她们每天一大清早就起床去农贸市场批发各种蔬菜,仅赚取一点微博的收入,自食其力,如果连他们赖以生存的空间也要剥夺,这是非常不仁义的。

这就是互联网的套路和野心,千万不要轻信互联网所谓的去中心化,迄今为止,还没有哪一个互联网是真正去中心化的,都是去了别人的中心化,结果让自己成了新的中心,然后独霸市场

要知道,在欧美和日本,互联网都是实体产业的补充,互联网的创新是为了更好的服务实体,然而在中国互联网却喧宾夺主,直接成了主力,然后抹杀了很多实体产业。

但是,互联网可以革掉实体店的命,却不可以革掉菜贩子的命,因为实体店主没生意做了,店主还可以有其它出路,而菜贩子如果没生意做了,他们是无路可退的。

我们要记住一句话:再牛的商业模式,都不可能大过天道,凌驾于天道之上。

《道德经》里说: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中国这个社会最公平的地方在于,它永远都会偏袒弱者。自古以来,没有任何人敢对弱者开刀。无论资本和商业的力量多么强大,也强不过民心。互联网革掉很多行业的命,唯独就是不能针对民生行业,否则一定会惹起众怒,然后被天收掉!

2

20年前,有句话叫“让天下没有难做到生意”。从此做生意变得似乎更加简单了,只要有一根网线就可以开业了,后来发展到只要有个微信号就可以做老板了。

然而直到今天,我却越来越深刻的发现一个现象:天下似乎没有好做的生意了。做什么生意都比较费力,只能赚取微薄的利润。这是为什么呢?(广告后继续)

---我是广告---

(1)先以淘宝例子做个说明:

淘宝的出现让开店不需要实体门面了,所以开店的门槛变低了,人人都可以开店,刚开始的时候大家会狂欢,网店遍地开花,但是到了一定阶段,大家越来越深刻的发现一个现实:现在淘宝上开店已经很难赚到钱了,因为同样的商品/服务/作品,只要你还有利润存在,一定会有商家卖得比你更便宜;或者一定有平台诞生,上面的东西更优惠。

我们都知道:淘宝上的东西够便宜了吧?已经无限拉低了各种快消品的价格,但是拼多多比淘宝更便宜,淘宝上很多可以做到19.9包邮,拼多多就9.9包邮。尤其今年疫情以来,大大小小各种商家,都转战电商/直播和线上,而线上购物的最大特点就是比价特别方便,这就是让价格因素成为购物的决定性因素,因此所有产品的价格都会越来越透明,价格战会更激烈血腥,几乎全是肉搏战!

而价格战的最终结果,是所有产品的利润无限接近0。甚至产品的“负利润”时代正在到来,也就是说无论你生产的是什么产品,总有更低价格的出现,最后的结果就是商家都挣不到钱,而平台却始终可以挣到很多钱,因为平台是抽成的,而且它们抽成越来越高。

(2)再以抖音为例做个说明。

抖音的出现让表演门槛越来越低,人人都拥有了自己的舞台,人人都可以制作自己的节目,文艺表演变得平民化。这必将干掉了传统影视业。现在我们已经看到这样的结果,很多明星已经无戏可接,就连一线明星也要靠上综艺节目维持热度和原来的收入。

和淘宝刚出现的情形是一样的,刚开始大家一定会乐此不彼,热闹非凡,进入全民参与的娱乐氛围里,一起拿着手机嗨。但是到一定阶段,大家也会越来越深刻的发现一个事实:人人都可以出作品的时代,也就意味着作品和创作将越来越廉价,各种模仿行为横行,为了博眼球而各种出位,创作甚至会变的一文不值。

试想一下,如果人人都去拍,那么谁在看?更何况一个人还可以养好几个号,一个商家可以养一大批号,最后的结果就是作品数量大于眼睛数量,很多内容将无人问津。

这个世界之所以有观众,就是因为创作有门槛,表演有专业度,而当创作绝对无门槛的时候,世界上可能再也没有认真的观众,人人都是的主角,人人都在走马观花,人人都在逢场作戏。

因此,不要看那些内容每天有不少的的曝光量,但是也就是看起来热闹而已,最后的结果就是:创作者只能赚到辛苦钱了。

抖音对文艺行业带来的冲击,和淘宝对商业带来冲击的逻辑是一样的,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历史永远在不断的重复和轮回。

3

在“个体+平台”的时代,将会发生两个结果:

第一:个体和商家只能赚到辛苦钱。

因为个体的脖子虽然被平台(比如淘宝/滴滴/抖音/美团等等)卡牢,但是他们不会卡死你,就只给你留一个可以喘息的空间,让你疲于奔命,却又只能赚到基本的利润率,维持生存。当它们看你快要死的时候,就稍微松一点手,让你喘口气,你一旦活的欢快了,就立刻卡紧你,撸你一把,让商家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比如现在淘宝和拼多多上开店,就得拼价格,完全薄利多销,平台会始终将商家的利润维持在仅仅能够解决商家温饱的边缘线上。

而像美团/饿了吗这种平台,虽然很多餐饮店通过这些平台每天都有源源不断的订单,但是商家要不断的做促销才有销量,最后一算账,利润越来越薄。

同样的逻辑,在滴滴上开车的司机,这一两年也只能赚到辛苦钱了,之前开滴滴的司机少,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无事可做都去开滴滴了,叫车越来越容易,补贴越来越少,平台的抽成也越来越多。

在传统互联网时代(BAT时代),还可以有很多依附在上面的公司,比如天猫上有很多营业额过亿的店铺,微信/微博上有很多大V等等。然而在算法时代(字节跳动时代),只有平台才能挣到钱,那些所谓的网红/商家,其实都被平台牢牢卡住脖子,主动权很小。(广告后继续)

---我是广告---

第二:个体和商家的命运不再归政府管,而是掌握在大平台手里。

看看现在的状态吧:阿里巴巴可以关闭一个淘宝(天猫)店;腾讯可以封一个自媒体;抖音可以封杀一个网红,滴滴可以停止一个司机的ID;美团也停止一个餐厅线上生意,等等等等,平台享有规则制定权,而且有生杀大权,只要它们认为你违法了规则,就可以随时捏死你,而这些个体原来的管理部门都是政府,现在却正在往平台手里转移。

在这种趋势之下,社会财富将越来越多的往大平台手里集中,它们靠“算法”将拥有了“上帝视角”,因为“算法”不停的收集我们的数据,站在高维解读你、透视你,审视你,他们甚至会比我们自己更了解我们。在他们眼里我们每个人都是透明的,我们的一切行踪都被掌控

今后我们每个人看似自由的,实际上早就在冥冥之中被操控,我们看到的,都是别人想让我们看到的;我们享用的,全是别人推送给我们的。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未来我们这些普通人都是算法的奴隶,是平台的奴隶,是“上帝”们的奴隶。而且只能赚到辛苦钱,这是互联网发展的必然,也是人类发展的必然。

未来那些掌控“消费大数据”的平台,将成为一只巨大的吞金兽,他可以将全天下的财富吞到肚子里。

如果再不对这些互联网平台加以管控,整个社会都将成为平台的囊中物,我们的偏好/行为预判/消费倾向等等,都将被掌控,然后不断的向我们兜售各种产品和乃至思想,我们成为别人的傀儡却不自知。

作者:水木然

---我是广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