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是广告---

一位经济学家的年终总结:世界病了,是心病

2020年就要过去了。

近年来,我们不断询问,这个世界怎么了?

2020给出答案,这个世界,病了。

世界病了,一个具象的描述

这个世界病了。

这不是一个抽象的比喻,而是一个具象的描述。

一场疫情揭开了2020年的序幕。

这是一种人类前所未见的病毒,传染性极强,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已经肆虐整个地球。

人类最开始是有点不以为意的。

在这个高科技已经成为人类世界底色的时代,大瘟疫仿佛已经是洪荒时代的神话故事。当人类已经在忙着征服月球和火星,地球上的区区病毒还能够算的了什么?

病毒说,不是这样的,人类,你对自身所处世界的了解,其实很有限。

的确很有限。人类甚至不怎么了解自己。

短暂的“不以为意”情绪后,是赤裸裸的崩溃。

2月份疫情在全球暴发,带来了地球的“停摆”,从而使整个世界的经济活动陷入了历史罕见的停滞中。

金融市场首当其冲,对于社会变化的敏感性使其受到了巨大冲击。3月9日,周一,美国股市开盘即狂跌,道指直落2000点,一时触发熔断机制。

人们惊呼“惨烈”。

而这只是前奏。随后,10天内,美股四次触发熔断机制,不断打破历史纪录。美油期货5月合约最低跌至负40美元/桶,已然颠覆经济学和商品交易价格常识。这是自石油期货从1983年在纽约商品交易所开始交易后首次跌入负数交易。而油价走低的主要原因,还是疫情基础下的全球经济停摆和需求疲弱。

当此前油价开盘即“闪崩”,狂泻31%,被媒体形容为“惨烈崩盘”,油价跌成负数该如何形容?

当华盛顿嘴里说“没关系没关系”,华尔街的身体却如此实诚,人类已很难再用“惨烈”或任何词语形容市场。因为,市场自有其规律,它总要告诉人们:讲真,我不是用来被遣词造句的地方。

世界病了,一个抽象的比喻

这个世界病了。

这不仅是一个具象的描述,也是一个抽象的比喻。

2月,英国记者在中国武汉的街头直播这个城市的“禁足”,用着嘲笑和批评的口吻。

12月,英国伦敦宣布“封城”,一众国家,包括离其最近的德法等,都赶紧表示要立即“断航”。

尽管面对的是“生存还是死亡”,在“禁足还是not”问题上,全球仍然无法达成一致。不要说全球,在一个国家内部,往往也不能达成一致。美国人民一面对抗击疫情不力表示强烈反感,一面对为了防控疫情而要戴口罩表示强烈反对。有些人拿着枪支走上街头,大喊着要自由。然而纽约时报头版上长长的名单,已经听不到这些喧扰。

疫情带来的“大停摆”,并没有停下社会撕裂的脚步。

5月25日,美国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白人警察在执法过程中暴力执法,用膝盖压住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颈部达七分钟之久,后弗洛伊德被宣告死亡。这一事件引发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愈演愈烈后变成了蔓延美国全境的打砸烧抢暴乱行为。抗议活动还蔓延到英国、法国、加拿大等国。弗洛伊德临终之言“I can't breathe”成了示威者的主流口号。

曾经以钟爱“白瘦幼秀”而出名的时尚设计品牌CALVEN KLEIN选出了其史上第一位超大码胖胖的黑人代言模特,这是一位跨性别者。重点是,这个极具争议的决定,不允许争议,有争议就是body shame,就是政治不正确。

哈利·波特的创造者J.K.罗琳(J.K. Rowling)被哈利·波特的粉丝抵制了,因为支持性别平权的她,不太同意“只要自己认为自己是什么性别就可以算是什么性别”,这是一项英国刚刚通过的法律。从此,一位“自认为是女性”的男性或就可以此为名自由出入女性卫生间。

一种不轻的病,大趋势中的小高潮

这个世界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无论从具象的描述、还是从抽象的比喻来看。

但这些都是因为这场疫情吗?

并不。

真是因为疫情,所以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走向吗?

不。(广告后继续)

---我是广告---

疫情不过是大趋势中的小高潮。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疫情中的表现让人一言难尽,由于疫情结束了他上任以来几乎是美国历史上最长的经济增长,将历史最低失业率和最繁荣股市打翻在地,他忙不迭地继续加倍使用保护主义、民族主义大棒,针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组织、企业发起各种禁令、限制、反制等。他在美国国内的提议,比如使用军队进行管制,或者建议大家注射消毒液,恐怕适得其反的影响了他的支持率。他与传统盟国如欧洲的关系,没有因为今年再难以亲自见面“比手劲”有所缓和。这个2016年以“黑马”姿态夺得“大位”的“神奇人物”,正是裹挟着保守主义和民族主义的风潮突飞猛进至今的。

2016年发生的另一件大事是英国要脱欧。一场公投,三任首相,人们说要脱欧,人们又说不要脱欧,人们说要硬脱欧,人们又说绝对不能硬脱欧。保护主义和民族主义在民粹主义情绪下,显得无所适从、风雨飘摇。说不脱欧,民族主义者们不干;说好好谈判,保守主义者们不干;说硬脱欧,民粹主义者们不干。

高科技带来了新风潮,无人机对伊朗政治高层的暗杀屡屡得手,“抬头三尺无人机”,听众们想想都胆战心惊。

再高的科技也抵不住人类的智慧想象和监管漏洞,去年此时,日本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逃离日本、现身黎巴嫩”的新闻轰动一时,在重重戒备和看护下,他远渡重洋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发表公开声明,说自己的经济纠纷和刑事指控纯属政治迫害。

保护主义究竟保护了谁?谁能说得清?

世界的心病,其来有自

这个世界病了。而且早就病了。

有人把这病叫做“逆全球化”。为什么要“逆”?因为全球化有诸多问题。

人类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及冷战后,进入了历史上难得的长期和平、繁荣时期,共融共通成为主流,“全球化”成为愿景也成为事实。

全球化的确带来了全球经济的增长和繁盛。上世纪70年代初,全球GDP在3万亿美元左右的水平,80年代初,突破十万亿美元,90年代初,进入20万亿美元量级,2019年超过85万亿美元。全球产业链的延伸也给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带来了经济拉动。一部苹果手机,其设计可能在美国硅谷,芯片和锂电池在日本生产,屏幕生产在韩国,整机组装在中国,其后行销于整个世界。大家都能够某种程度上享受到“全球化”的红利。

然而,都吃到了更大的蛋糕,看到别人的蛋糕比自己大得更多,或许也是会难受的。

全球化在带来经济增长的同时,也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三个灵魂拷问。

第一个灵魂拷问是,谁更好?

在全球化的文化融合中,许多国家和地区原有的文化受到浸润,从而产生了被侵略感,于是他们开始反问,谁更好?谁占了谁的便宜?别人是不是想改变我?我是不是应该(被)改变?当商品也不可避免的拥有文化的附着时,贸易战就被进一步推动了。“抵制他国货”成为“great again”的理由,一个做短视频的App也会成为“防范渗透”的焦点。

第二个灵魂拷问是,我是谁?

时移世易,历史原有的故事有些似乎无法继续,使人们产生虚无感,于是他们必须提问,如果敌人不是敌人,英雄还是不是英雄?如果有了新的敌人,英雄还是不是英雄?于是美国人民的“英雄”华盛顿和哥伦布都被“砍头”,经典影片《乱世佳人》也应声下架。李将军的雕像在岁月中立起来拆下去立起来又拆下去,显示出灵魂拷问的真纠结。

第三个灵魂拷问是,对不对?

全球化过程中,不同国家和地区间的价值观产生了“对接”,也产生了“嫁接”,而嫁接的价值观产生了价值错位。美国白人扮黑人是一种歧视,源于过去种族歧视时期白人以此为乐羞辱黑人,我们的演员扮黑人算是歧视吗?在美国,白人不能请黑人“吃西瓜”,难道在中国也要同样成为禁忌?各有各的历史路径,怎么能够生硬“嫁接”?

世界的心病,其来有自。(广告后继续)

---我是广告---

心病的心药,从恐慌到敬畏

这个世界病了。是心病。

心病还须心药医。

始于2016年的两个重要事件,标志着保守主义兴起、国际关系范式溃裂的重大事件,可以说,分别是英国脱欧和美国选出了“黑马”总统。这两件事在这四年时间里,给整个世界带来了难以计量的影响。美国不断和全世界“交战”,和国家、和机构、和企业,也和美国内部的另一些人;英国不断和欧盟“撕扯”,撕脱欧时间、撕脱欧条件,当然也和英国内部的很多人。

临近岁末,在疫情又一次抬头的“噩耗”下,这些问题却突然“迎刃而解”,至少取得了初步的和解。一直嚷嚷着绝对不会接受输掉总统宝座的特朗普,尽管感染新冠,仍旧身病志坚地奔走于各州,但终究大势已去,而无论拜登是多么的“高龄”“瞌睡”“躲在地下室”“没有魅力”,他还是终于在其政治生涯中的“不可能”时刻迎来了一场诡异的“险胜”,特朗普也承认了这一点;另一位也感染了新冠的国家领导人鲍里斯,进行了“群体免疫”若干个月后,于12月20日宣布伦敦“封城”,却因为人道主义危机,打开了重新与欧盟谈判的大门,与此前已经撕到“不说话”的马克龙、默克尔乃至冯德莱恩重回谈判桌,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完成了前人们费死了劲儿都完不成他自己险些也完不成的脱欧贸易协议。

诚然,这些蕴含着很多的政客“表演”成分,无非还是他们夺取政治“筹码”的策略和手段。但是,也不能否认,新冠疫情这个“小高潮”在大趋势当中,也许不只是起到了“反作用”这么简单。

当人们从年初开始,延续前些年的“主义”和“摩擦”方式,不断争吵诸如“病毒是从你那儿来的”“防疫的方式你是错的”“戴口罩的你是不对的”“疫苗你不如我的好”等时,人类会发现,病毒根本不、理、你!

在疫情初起之时,人们因为对未知的恐惧产生了慌乱,金融市场大跌、未来预期黑暗、国际关系愈加紧张、社会冲突在多地加剧,都可以理解成为慌乱的一个部分。大家都希冀借助这些行为进行情绪宣泄和现实救助。然而,当发现病毒根本不、理、你,还在继续变异、传染、发威时,人们才产生了真正的恐惧。不是那种,在2月份认为恐惧会很快过去的恐惧,而是那种,在12月份知道恐惧仍然不会过去的恐惧。

当生理上的恐惧终于被心理上的恐惧替代,人类开始重新审视自我和世界,开始重新审视互相之间的关系,开始考虑和解优于对抗。

人们终于会明白,市场不是为了被你们滥用形容词而生的,自然更不是。无论操控的力量多么强大,始终需要懂得敬畏之心。

后记

2020年,这个世界如此割裂,这是一个具象的描述,也是一个抽象的比喻。

在这个分裂的世界上,只有病毒始终一视同仁,不论男女,不论老少,不论种族,不论肤色,不论国籍,不论贫富,不论贵贱。

迄今为止,人类仍未有定论,不知它从哪里来,也不知它向哪里去。能够得出的定论无非是,人类仍旧是如此无知。

知人者智,知己者明。认识到无知,才是有知的开始,体会到敬畏,才能无畏地踏上艰险征途。

2021年,不会是太平的,但借着对自然的敬畏,由此开始反思,会是漫长的,但终究要有开始。

来源: 

---我是广告---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