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是广告---

身家暴跌1000亿"中国首富":公司破产 资产2亿起拍

随着国内企业的不断发展壮大,也因此诞生了很多的百亿富豪,甚至是千亿富豪,而“中国首富”的宝座也时常出现变更。像是大家熟悉的“二马”、王健林等人都轮番登上过首富宝座,只不过有的人在位时间长,有的时间短,最短的其实只有90天。

阿里拍卖4月27日将开拍“浙江长兴汉能薄膜太阳能有限公司房地产、附属设施等整体资产”,标的物前面标注了一个“破”字,意为破产拍卖。

  起拍价是2.2亿元。

  看到“薄膜太阳能”大多数人会觉得专业,看到“汉能”觉得似曾耳闻。

  是的,“汉能”,“汉能薄膜”在2013年和2014年间曾经是港股里最看不懂的“妖股”,而它的创始人李河君在2015年3月以1600亿的身家荣登中国首富,不过仅仅3个月,其身家就暴跌1000亿,被称为最快跌落的首富。

  此次上拍的湖州长兴汉能,是汉能系在全国的众多基地之一,而且不是第一家进入破产程序的。

汉能和李河君一样,都是中国商业史上冒险挺进的传奇。

  李河君本人出身广东农村,考入北京交通大学,后来在中关村倒卖过电子元件、做过矿泉水等等,得到了人生中第一桶金——8000万元。

  在2002年至2011年这8年里,李河君以20亿元的身家撬动了200亿元,成功建成总装机300万千瓦的金安桥水电站。

  如果不是后来选择了光伏中的薄膜太阳能,李河君前面的屡屡冒险都是成功的。

  正是在水电站建设期间,李河君决定进军光伏发电行业。

2009年,当时是光伏行业的低迷时期,有两条路线可选:一条是以尚德为代表的多晶硅路线,太阳能转换效率高,能达到15%;另一条是薄膜发电,效率不到9%,但代表着未来的方向,应用范围更广。李河君看中了未来的道路,选择了应用范围更广的后者,购进了多家海外技术公司,投资500亿元到薄膜太阳能行业,成立汉能系,成为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薄膜太阳能企业。

  他首先在河源建立了研发基地;之后辗转成都、海口、长兴等地,通过企业、政府、银行三方投资的方式,不断建立新能源项目。

  此次拍卖的长兴汉能成立于2010年,主要从事太阳能光伏电池及电池组件的研发。

  在2015年,李河君因为汉能薄膜的上市,登顶中国首富。也正是那一年,不断有媒体开始质疑汉能系关联交易。

  5月,汉能薄膜遭遇沽空,汉能企业直接亏损1000亿。

  7月15日,香港证监会勒令汉能薄膜停止买卖,并不得复盘。

  在接下来的5年里,汉能还不断传出过其他产业的研发,比如太阳能汽车等等,但是始终没有实质性的利好。

  2019年,因为近200名员工在公司总部集体讨薪,汉能的窘境被曝光至公众面前。

  2019年,继汉能海南薄膜基地被法院查封后,山东聊城也被当地汉能产业园执行查封;2020年3月,汉能旗下Solibro高科技公司进入破产程序;5月华夏易能也遭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7月,其三大主体之一的汉能移动能源也被申请破产重整

(长兴汉能厂区)

  此次拍卖的长兴汉能,其房地产建筑面积有14万平方米(约210亩),包括了三宗工业土地,还有一幢厂房,还有宿舍楼等等。

  此次是第一次拍卖,评估价为2.2亿元,也就以2.2亿元起拍了。

  拍卖公告中有一句“厂区停产多年”。

长兴汉能厂区

来源:钱江晚报

---我是广告(广告后更精彩)---

死不起的中国式焦虑如何化解?

我们这里是高尚社区,上风上水,地下CBD,人生后花园,按均价仅售人民币3万元整,值得一生典藏。”很多年前一部中国电影中的台词如今成为了现实。每到清明节时,中国不少地方总会刮起炒墓之风,很多人在祭奠祖先、慎终追远同时,“死不起”的焦虑感也愈加强烈。目前,不仅北京、上海等地一线城市涌现了售价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人民币,下同)的墓地,就连很多三线城市每平米墓地价格也照样吊打当地房价。于是,一些地方还应运而生了“墓地贷”。

对死不起、葬不起焦虑不安的主要是城市居民。中国墓地有公益性和经营性之分,前者主要集中在农村,属于农村集体所有,不允许开展经营活动。随着近年城镇化进程加速以及老龄化趋势加剧,城市家庭对经营性公墓需求急增,供需紧张下墓地价格瞬间水涨船高。中国人讲求“入土为安”,但墓地供给不足以及价格接连上涨,加剧了社会上抢购墓地潮,甚至催生了大量炒墓客,这反过来又进一步加剧了墓地供需关系矛盾。

受疫情影响,临近清明节,一些逝者亲属无法赶往墓地祭拜,转为采用代祭服务。图为3月31日,四川成都磨盘山公墓3名工作人员扫墓、献花、读祭语,为逝者亲属提供代祭服务。(图片来源:中新社)

中国传统文化信奉百善孝为先,也讲求厚葬之风,一些墓地商家正是摸准了这种心理,炒作各种“豪华墓”“活人墓”等概念,以此抬高了墓地价格,助长了盲目攀比之风,引发了墓地市场混乱。吊打房价的墓地价格对富人而言,那无非就是毛毛雨,但对于大多数普通民众而言,却是一笔巨大的开支。保不齐,一些人“逝有所安”“安有所尊”的身后事就可能化为泡影。

对于天价墓地乱象,近年中国各地也祭出了重拳,对炒作墓地等行为进行了专项整治,但始终治标不治本。究其原委,墓地价格一路高歌猛进,光打击市场炒作远远不够,要解决死不起、葬不起的焦虑终需多方发力,多策并举。

一方面中国各地要增加公益墓地的供给和投入。目前,城市里的公益性墓地依旧非常稀缺,且整体环境和基础设施较经营性墓地存在不小差距。未来,中国各地要加快高质量公益性、普惠性墓地的供给,让其起到托底保障作用同时,缓解墓地市场供需关系紧张局面。

另一方面要强化对经营性公墓的常态化监管。目前,中国现行的墓地管理条例出台于20多年前,与当前社会现实严重脱节。中国须尽快完善和优化对墓地的管理,从法律源头堵上现有漏洞。

从长远来看,土地资源终究是有限的,入土为安的传统习俗可能引发“死人与活人争地”的局面,注定难以为继。因此,中国还须加大绿色殡葬文化宣传教育,让更多人重新认识死亡和身后之事,引导社会接受生态葬。

来源: 侨报网

---我是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