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启事.gif

---以上是广告---

新冠疫苗第二针比第一针疼?专家:没科学依据,属个体差异

接种新冠疫苗第二针比第一针更疼?6月21日,这一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截至当天12时30分许,该话题阅读量已经达到2.6亿,讨论量达到3.3亿。有网友称,打第二针确实比第一针疼,但也有网友称打第一针更疼点,第二针没感觉,也有网友称打两针都不疼。

21日上午,疫苗专家陶黎纳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从医学原理上来讲,“打第二针比第一针疼”没有科学依据,属于个体差异,受医护人员的接种手法、接种人的状态、疫苗厂家及批次不同等因素影响,若有疼痛、低烧等情况,好好休息,对症处理即可自行缓解,若情况加重或持续未愈则要及时就医。陶黎纳称,就接种人的状态而言,如果其近期状态不佳,如情绪低落、经常熬夜、睡眠不足等,即便在接种疼痛程度相同的情况下,接种人的疼痛敏感度更高,就会感觉更疼

接种不同厂家、不同批次的疫苗,也会对疼痛程度有细微的影响。陶黎纳表示,每个批次的疫苗会有一些小差异、小区别,比如有的PH值稍微高一点、有的低一点(不会影响疫苗的效果),这也会影响疼痛感。

陶黎纳介绍,手臂上的三角肌处,是神经较少的部位。一般而言,接种疫苗不会非常疼,“但也有可能是接种人在这个部位有个小神经,那他就会有一点反应,每个人都不一样”。

陶黎纳在去年年底、今年年初接种了两针新冠疫苗,“我预期是会有一点疼的,但实际上我没有什么感觉,也没感觉到疼,我家人也都接种了,也没有什么感觉。”

“有些人接种疫苗后出现低烧、头疼等情况,这只是和接种疫苗有时间上的先后顺序,但是否有因果关系,很难考证。”陶黎纳称,“此外,疫苗也是药物,有些反应也是正常的,要保持平常心”。如果有头疼、低烧、手臂疼痛等情况,一般在家好好休息、对症处理即可自行缓解,如果出现程度加深或持续未愈的情况,则要及时就医。

来源:澎湃新闻

---我是广告(广告后内容更精彩)---

CNN:新冠拆散家人来不及说再见 灵异事件频传

伊恩和米歇尔•霍恩(Ian and Michelle Horne)结婚近10年,两人无话不谈,可说是灵魂伴侣。约会第一天,伊恩就要求吻未来的妻子,而她也答应了。当两人结婚时,由于米歇尔最爱紫色,于是伊恩特别打了紫领带。

然而,据CNN新闻网20日报导,在新冠肺炎病魔的作弄下,活活拆散了这对恩爱夫妻。去年秋天,确诊的米歇尔在长期搏斗下,终于因并发症辞世。但就在妻子去世后不久,这位堪萨斯州晨间广播音乐节目主持人怀疑,妻子是不是还在和他说话。

当他凌晨开车去上班时,看到了奇异的景象:公路两边约有24盏路灯变成了紫色,宛如夜空中绽放光芒的熏衣草色珍珠项链。而伊恩认为,这是已故妻子给他的讯息。”米歇尔知道,我每天凌晨去上班的路线,而那也是她去医院最后一程的路线。”伊恩说,他只记得,当时自己不禁微笑,满心想着米歇尔是这么靠近他。

新冠肺炎大流行病肆虐至今,已夺去超过60万美国人的性命。有些人还来不及和心爱的家人告别,就因为隔离而孤独地辞世。然而,也有人像伊恩一样,说因新冠肺炎过世的亲人还是设法找到机会,和他们说再见。

虽然他们的经验也许不同,但往往令人难以言喻。有些人是在超真实的睡梦中见到过世的亲人,有人是突然闻到熟悉的香水味,还有人则是看到家里宠物出现不寻常的行为。另外有人的经验比较戏剧化,像是感到有人碰自己的肩膀、突然听到病逝的亲人发出警告,或是看到床尾出现过世不久亲人的身影等。

这些故事听来或许令人难以置信,但事实上,历史上并不乏先例。在当事人,或是过世的亲人无法接受不告而别时,似乎常会出现这种状况。每当出现疫病大流行,爆发战争,或是重大的天灾时,往往会传出有逝去亲人想要和他们接触的消息。例如,1918年流感大流行期间,还有2001年9/11恐攻事件后,就不断传出,有人看到过世亲人,甚至对方想要交谈的经历。

而在这次新冠疫情大流行中,在加拿大教英文的皮娜(Marie Pina)就有了亲身体验她说,去年11月时,79岁的母亲因病房爆发新冠肺炎感染,经筛检后证明确诊,接着被隔离。后来她虽然在12月返家,但身体已十分虚弱,大约过了4个月后,就过世了。

皮娜说,就在母亲伊奈姿(Inez)辞世的那天早上,她正在卧室要拿拖鞋时,突然感到肩上有只冰冷的手,她一转头,就看到母亲坐在身边,面无表情地直视前方,但容貌却年轻了20岁。她说,母亲的手好冷,感觉就像刚从外面进来一样。

此外,皮娜说,过了不久,有一天她在煮母亲爱喝的菠菜汤时,突然闻到妈妈身上的香味。她说,自己在搅拌菠菜汤时,和先生一起在厨房闻到母亲的味道,前后约5分钟,而他俩都感到惊奇不已。

来源:  

---我是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