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氏金融半版广告.gif

---以上是广告---

你家可能正在使用这种极为有害的 “永远的化学品”

看看家里许多让我们的日常生活更方便的产品,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食物不会粘在你最喜欢的煎锅上? 为什么油脂不会浸透微波炉爆米花的袋子?为什么水不会浸透你的外套?

这些产品有这些功能的关键原因,是它们都使用了同一种合成化学品——含氟表面活性剂PFAS。但是这些化学品现在正受到监管部门和消费者的关注,而且在部分地区正在被完全淘汰。

被称为PFAS的化学品“家族”非常庞大,这些以氟为基础的化合物至少超过4700种,用于使产品防水、防污或耐热。由于它们非常有效,这些化学品被用于几十个行业,并被用于数以千计的日常消费品,如防污剂、地毯和鞋子。纺织品制造商用它们来生产防水服装,它们还被用于地板蜡、不粘锅、食品包装、化妆品、消防泡沫和更多。

由于这种化学品超常的持久性,它们常常被称为“永远的化学品”,已经在饮用水、灰尘甚至人体血液中被检测到。

PFAS被称为"永远的化学品",因为它们不会自然分解。它们在包括人类在内的动物体内积累,并与癌症、出生缺陷、肝病、甲状腺疾病、免疫力下降、荷尔蒙紊乱和一系列其他严重的健康问题有关。

可以肯定的是,在人们家里和身体里都有PFAS。

一项新的研究发现,有毒的PFAS化合物正在污染家庭、教室和商店内的空气,污染程度令人震惊。来自一份报告。罗德岛大学和绿色科学政策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在20个地方测试了室内空气,在17个地方检测到了 "永远的化学品"。空气中的化合物被认为是从经过PFAS处理的产品(如地毯和衣服)上脱落,附着在灰尘上或在室内环境中自由漂浮。专家们以前认为食物和水是人类接触PFAS的两个主要途径,但该研究的作者指出,许多人大约90%的时间是在室内度过的,这些发现表明,呼吸这些化学品可能代表了第三条重要的接触途径。"这是一个被低估的、潜在的重要的PFAS暴露源,"共同作者、绿色科学公司的高级科学家Tom Bruton说。

聚四氟乙烯也用于不粘锅。根据美国环保非营利组织生态中心(Ecology Center)的说法,一个标有不含PTFE的锅可能不会有PFAS涂层。然而,许多声称是绿色环保又不粘的锅子很可能两个特点都不具备 。

铸铁、不锈钢和陶瓷不粘锅可能比一些带不粘涂层的锅更贵,但它们可能使用更长时间,而且更安全

克雷马克博士说:“要解决这个问题,消费者需要了解这些锅是完全不同的产品,需要用稍微不同的方法来处理,与以前曾用过的普通特氟龙涂层锅不同。”

这可能需要消费者学会不同的清洁方法,或在用锅之前先做些处理。即使这些并不难,也不太费事,但是要让消费者接受也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但是到目前为止,对PFAS的限制仍然只在非常有限的地区。今年7月,美国缅因州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禁止销售含有PFAS产品的司法管辖区,但是限售令要从2030年开始生效。不过禁令中也有例外的情况,就是在不可避免使用PFAS的产品,如某些医疗产品中仍然可以使用。

欧盟国家已经对PFAS的某些类型和用途有所限制。但是环保活动人士和一些欧洲国家的政府正在呼吁把PFAS当作一个整体加以全面管理。

有人认为在未来五、六年内肯定会有某种形式的对PFAS的限制。

来源:综合媒体报道

---我是广告(广告后内容更精彩)---

患病、失业、被离婚,这个女博士做了一件事

01.「无法左右命运,但可逆风飞翔」

心灵鸡汤总是充满着励志的热血,可真到不幸来临的时候,鲜有人能做到在坠落后完成绝地腾空。好在生命中总有一些坚强的女性的故事,比任何正能量的语言,更能让我们在黑暗时,选择向前,继续向前。

王磊,一个曾经的博士。她原本有着一切优秀的条件,本该拥有一段美好的生活。从小聪明又勤奋,大学期间,她还拿到过全额奖学金。经过不懈地努力和日以继夜的医学研究,她成为了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的临床医学专业博士。

湘雅医学院的临床医学专业博士是什么概念?「北协和 南湘雅」,湘雅医学院是医学生心中的圣殿之一,而全额奖学金更是说明了她战胜了无数尖子,成为国家医疗人才中的人才。之后,她进入了南昌大学二附院神经内科工作,成为一名被很多人赞美过、感谢过的「白衣天使」。

她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家,还怀孕了。所有的一切都在走向幸福结局的时候,她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怀孕突发疾病,而这种病,还在自己的研究领域……

02

2012年12月13日,怀着身孕的王磊突然头疼晕倒,随即被送去抢救,脑干大面积出血,出现三分之二面积的横断损伤。病情严重加上怀孕的状态,她深受折磨。肚子里的孩子不断长大的每一天,对她来说都是痛苦的。持续中枢性高热时,40度的高烧好多天不退,她整个人不得不躺在铺满冰块的「冰床」上降温。

但王磊还是坚持把孩子生下来了。然而孩子出生两周后,她又经历了第二次脑出血,这一次的病情直接让她瘫痪在床,不得不住院治疗。她的丈夫,却在这个时候直接提出了离婚。「新郎,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这是婚姻的誓言,男人毫不犹豫的离开,给出了讽刺的答案。

03

据说医生最怕的,就是得了自己研究的病,因为无知在这时,反而是一种心理安慰。王磊深知自己永远不会像常人一样了,她经历过极度崩溃的那段时间,反复问命运:「为什么是我?」

但学霸所拥有的不只是聪明的头脑,比一般人更多的,是坚毅。等情绪平复下来的时候,她开始进行极为痛苦的康复训练。一开始肌肉萎缩、无法发力,她便用6年的时间,每天克服痛苦,一次次地练习站立、踩脚架。

花了六年时间,她终于从瘫在床上,变成了可以坐上轮椅,借助器械站立。但她再也做不了医生了,那双手连紧握都是困难的,一个如此优秀的神经内科医生,就这样告别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04

失去常人的行动力、失去爱情、失去婚姻……这听上去真的很可怕。但当一切包裹在感情中的虚伪消失后,辛苦学习工作研究累计下来的宝藏让她明白,自己才是无价的。「常常熬不住的时候也想找个靠山靠一下,可怎么找都会发现,有的山长满荆棘、有的山全是野兽,所以,你应该是自己的那座山。」那段黑暗时期过去后,她说:「我没法再去医院上班了,这辈子也无法做医生了,但我想做点什么。」

过正常人的生活都感到艰难,但她还是在嫂子的帮助下,开通了一个网络论坛。花甲论坛(www.60old.cn),正如其名,这是一个关注老人和老年健康的公益咨询平台。不能去医院继续研究坐诊了,她也希望能通过网络宣传健康知识,为一些患者解答医疗方面的问题。

05

南昌的夏天又闷又热,但她却不能开窗、也不能开空调。因为脑出血后遗症导致右眼患上重疾,吹不得风,而且每20分钟就要滴一次眼药水。因为脸半边神经都是往下拖坠的变形了,她的眼睛一只对不上焦,另一只总是一直往上跳,看屏幕也很费力。只有右手的一根手指可以活动敲击键盘,闷热的天、冒着汗,一分钟只能打出两三个字。

论坛的网站最上方,写着:「有问题发咨询帖,一般24小时内回复。」而现在的会员已经超过了5000人。难以想象这样一双手,是怎样在电脑前,认真的看、用力地写、坚定的给出答案,为无数人带去方法和希望。

论坛上有位女士的母亲曾因脑中风被王磊治疗过,而现在,她还可以继续通过花甲论坛被科普一些护理知识,更专业地照顾母亲。

有个人手指末梢疼痛了8年,一直查不出什么毛病,她就在回复里打了近千字询问他的各种状况……

5年间,她在论坛上帮助了4000多名患者。

后来有人说,现在人看微信比较多。王磊又决定开一个公众号,便于大家更快捷地接收信息。当她像大家公布这个信息时,评论里都是关心的话语:「王博士,公众号可以慢点做,劳逸结合,身体健康最重要。」

「慢慢来吧,一定要在身体康复的前提下。」

王磊的儿子思源也已经是上学的年纪,这些年治病虽然让家中的积蓄所剩无几,但她还是为自己的孩子报了他喜欢的兴趣班。

夕阳西下,孩子放学回家,吃完饭对着琴谱拉起小提琴。她结束了一整日论坛上的问答,坐在轮椅上,听着琴声,回想着今天都帮助了一些什么样的人,那是一天最幸福的时光。

生活对她如此不公,她想的一直是尽自己最大努力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因为淋过雨,所以想给别人撑伞。

人这一生总会经历很多很多的难,快乐往往很短暂,感到痛苦和不幸的神经,总是比幸福的那根神经更敏感。

失业、失恋、失去家人、失去健康……我们为什么在经历过这些后还要活着?

大概因为向往生命,是所有人共同的原始本能。大概因为我们只有热爱生命时,生命才更有意义。

来源:江西晨报等

---我是广告(广告后内容更精彩)---

世卫惊爆性丑闻,谭德塞道歉!

丑闻实锤!世界卫生组织(WHO)28 日宣布,2020 年由新闻媒体爆出的 " 国际援助人员对非洲女性进行性剥削 " 的报道情节属实:经 WHO 调查委员会方面的查证,确认 80 多名涉案嫌疑人中至少有 1/4 直接受雇于世卫组织。对于这一尴尬事实,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对受害者进行公开道歉。有媒体指出,由于国际救援人员自带 " 光环 ",且相关国际组织缺乏必要的问责机制,披着 " 慈善 " 外衣的行恶之人很难受到相应的法律惩处。

据法新社 29 日报道,英国路透社与非营利新闻机构 " 新人道主义 " 去年发布了重磅调查性报道,披露了多个国际组织工作人员 2018 年至 2020 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借抗疫、援助之名 " 性侵和性剥削 " 当地女性的恶行。这篇报道共记载了 50 多名女性受害者的口供,所涉及国际组织包括世卫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国际移民组织、无国界医生和乐施会等。丑闻爆出后,WHO 成立了独立调查委员会,并派遣工作人员向受害女性了解情况。

28 日,调查委员会发布 35 页的报告,证实了涉案的 83 名嫌疑人中至少有 21 人出自 WHO。在委员会探访的女性受害者中,年龄最大的 34 岁,最小的仅 13 岁。报告称,2019 年 4 月,WHO 一名司机在路边拦下了一名卖电话卡的未成年少女,提出要送她回家。然而,少女上车后司机直接将车子开到了附近一家旅馆,对她实施了强奸并致其怀孕。调查委员会成员库利巴利透露,很多涉案男性在作案之时都拒绝采取安全措施,导致 29 名女性受害者怀孕,其中一些女性被迫打胎。

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报道,在 28 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当众道歉,称 " 这是 WHO 经历的黑暗时刻 "。他承诺 WHO 将采取 " 零容忍 " 态度追究肇事者的责任,痛斥这类情节 " 不可原谅 ",并表示涉案人员均将暂时被调离决策岗位。WHO 非洲区域主任莫埃蒂表示,调查结果 " 令人心惊与心碎 "。目前,WHO 终止了 4 名涉案雇员的劳动合同,并表示 " 永不续用 "。WHO 将把实施强奸行为的嫌犯移交给案发所在国,让他们接受当地法律的制裁。

据 " 德国之声 " 报道,该案件中的受害女性大多数生活在埃博拉疫情肆虐的地区,无论是经济还是生计均无保障。在这样的窘况下,当地的国际组织工作人员对她们而言几乎处在 " 绝对的领导地位 "。

涉案人员向受害者实施 " 潜规则 " 的手段很多,比如允诺工作、升职机会,或者索性拿停发工资、中止合同为要挟。刚果民主共和国一名女性对媒体坦承:" 如果有(国际救援组织的)外国人喜欢你,你也愿意屈服,马上就能得到想要的工作。我之前只是埃博拉治疗中心的一个清洁工 …… 但在一个月之后,那个男人就升我当了管理人员。"

另一名受害者反映:" 因为有埃博拉疫情在,找工作特别难。这些机构在招工的时候,领导层明确表示让我们和他们‘睡’。如果拒绝,就肯定得不到工作机会。"

《纽约时报》称,在国际组织设立的机构中,性交易非常普遍。刚果(金)贝尼市的一名档案管理员告诉媒体:" 所有人都得以性易物 …… 有一次我想打盆水洗一洗,都被要求拿身体来换。" 还有不少女性遭遇到了更为卑劣的套路,比如被 " 下药 ",在工作场合被 " 突袭 " 或 " 堵门 "。尤其可恶的是,个别性侵者自己都带着一身性病,还不采取任何保护措施,导致受害人也被传染:一名已婚女性为保住工作被迫和老板发生关系,最终被传染了艾滋病。

对于雇员的恶行,WHO 调查委员会在调查报告中承认世卫组织的 " 失察 ",称对这类情况 " 完全没有准备 ",这属于 " 体制性的失调 "。委员会方面认为,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在于招聘流程存在弊端,在当地雇用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而他们入职后又疏于培训。路透社则将这种局面归咎于 WHO 方面的 " 不作为 ",称很多受害者在遭到骚扰、侵犯后都缺乏必要的协助,且 WHO 某些高级官员 " 明明知晓却毫无行动 "。

事实上,少数道德败坏的国际工作人员以 " 援助 " 之名在受灾国家为非作歹、令所属组织名声受损的现象由来已久。据美联社报道,2005 年至 2017 年,联合国在全球范围内共收到约 2000 份涉及性侵的投诉,其中 700 起集中发生在埃博拉疫情肆虐的刚果(金)。专家表示,这类现象归根到底是监管与问责制度的缺失所致。如果肇事者是外籍,则享有一定的豁免权,遣送回国后往往可以脱罪,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组织都很少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 " 零容忍 "。路透社称,即便是 WHO 此次已经指出了性侵嫌犯的身份及涉案情节,他们究竟能不能被起诉仍是未知数。

来源: 

---我是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