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gif

---以上是广告---

多伦多华人公司拖欠工资被定罪罚款10万

安省法院公报显示,多伦多一家公司因未能及时支付工资被罚款9万元,公司董事长个人也被罚款1万元。

图源:news.ontario.ca

安省法院公报,多伦多北辰时报Norstar Times Inc.)是一家经营多种周报并提供广告服务的公司,公司董事长是蒋安川 Anchuan Jiang)。

北辰时报未能遵守《2000 年就业标准法》(ESA) 第103条规定的工资支付令,在2017年5 月17日前后和2017年8月16日前后违反该法第132条和第136条的规定,于2021年11月10日被定罪

北辰时报在多伦多省级法庭认罪后被罚款 90,000元同时加罚25%的受害人罚款附加费。该附加费被划入一项专门的省政府基金,以帮助犯罪受害者。

公司董事长蒋安川认罪后被罚款10,000 元,加罚25%的罚款附加费

据介绍,2016年6月8日,安省劳工厅开始对北辰时报、蒋安川 和相关公司运营的工作场所进行检查。认定相关公司未能向员工支付560,189.86元的工资从2015年10月到 2016 年6月期间累计的假期工资。与雇员有关的未付工资从每名雇员1,505.53 元至30,687.56 元不等。

除了法定行政费用外, Order to Pay Wages (OTP还包括560,189.86元的工资。同时对公司董事长蒋安川发布了Director Order to Pay (DOTP) ,但是北辰时报和蒋安川未按要求支付或申请对OTP、DOTP进行审查。

在支付了部分款项后,劳工厅确认截至认罪之日,仍有321,401.01元的工资未付

相关链接:

https://news.ontario.ca/en/court/1001374/failure-to-pay-wages-results-in-90000-fine-for-toronto-based-company-and-10000-fine-for-company-director

来源:加国无忧

---我是广告(广告后内容更精彩)---

我是一名ICU医生,关于疫情我这样看的…

差不多就在一年前,我和同事们兴奋地排队接种了第一针新冠疫苗。虽然推迟了假日聚会,但我们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接种疫苗的照片,向自己承诺2021年将会有所不同。

事实也确实如此。疫苗以及不断下降的病例数让我们当中最脆弱的人也能重新进入这个世界,谨慎地计划旅行,并且对生活抱有希望。但现在,随着传染性极强的奥密克戎变异株席卷全国,人们很容易产生挫败感。当我在手机上浏览新闻时,我发现自己在疲惫的冷漠、焦虑和沮丧情绪之间摇摆。

奥密克戎并不等于疫苗的失败,也不意味着我们的生活必须永远被这种病毒主宰。恰恰相反。我们现在的情况虽然与一年前的想象有所不同,但我们仍有理由抱有希望。我们拥有的工具和知识应该使我们能够保持安全并保护他人,尽管这种病毒依然继续存在。更大的挑战可能是在未接种疫苗的人群中再次出现疾病激增的情况下,如何保持我们的集体人性。

科学发展很快,过去两年,就算是我们当中最自信的人,也学会了在做预测时保持谦卑。我们还不知道是不是奥密克戎本身主要导致轻症,或者我们观察到的轻症是不是疫苗接种和以前感染的免疫所带来的结果。但迄今为止的所有证据表明,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如果完全接种了疫苗(包括加强针),并且在其他方面是健康的,就将面临相对轻微的疾病。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什么也不用担心了,因为还有很多东西是未知的,我们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会影响到无数人。但是,有了疫苗接种、高质量口罩和快速检测手段,我们可以更好地管理风险,而不必让生活彻底暂停。

我们现在也知道,暂停自己的生活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当我想到这种病毒造成的痛苦时,我不仅想到我的新冠病毒患者,还想到一位老人,他被发现独自在公寓里,被带到我的医院时,他严重营养不良,已经好几个月没跟别人说过话了。我想到养老院的老人们,他们被剥夺了与人接触的机会,他们的失智症正在恶化。我想到了药物过量、酗酒和未获治疗的精神疾病,这些都是两年来的隐性疫情。

我们生性就不适合长时间的独处,我不相信我们会愿意回到那个残酷的现实。虽然各地的限制措施可能有所不同,但我们的政策应该在优先保证人们的安全的同时,保护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但这种风险对我们所有人来说是不一样的。由于全国只有超过60%的人接种了疫苗,这种变异株的日益流行意味着医院预计会收治大量未接种疫苗的危重病人。而那些因癌症或移植而免疫力低下的人,以及因年龄或慢性疾病而身体虚弱的人,他们患病的风险仍然更高。这就导致了一系列越来越复杂的问题需要解决,这些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我们的生活都是相互关联的。然而,当我自己的健康不再像以前那样受到威胁时,我该如何平衡个人选择和对他人的责任之间的矛盾?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我在重症监护室巡视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景象——六名已经插管和接受镇静麻醉的病患,无人陪伴,大都趴在床上。一名护士走出一间病房,迅速摘下N95口罩,换上外科医用口罩。“他们都没有接种疫苗,”她说。我因为这个事实而感到安心——可能我到底还是安全的——但我也在想,也许接下来将会大量增长的最大风险之一将是同情心疲劳——对未接种疫苗者产生同情的能力不断下降。

在走廊尽头,一个同事叫我过去看一位几周前一个晚上曾经照顾过的患者。她是一位30多岁的母亲,感染了冠状病毒,有严重的呼吸衰竭,如今终于要被转往一个长期重症监护医院了。我隔着帘子往里看。她是清醒的,身体极其虚弱,但还活着。

那天早些时候,我的同事向她解释了在她长期住院期间发生的事情,以及接下来在康复中心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然后他停顿了一下,改变了语调,告诉他的病人,她应该放下因为没有接种疫苗而带来的内疚或羞愧之情。她犯了一个错误,但医院就是一个这样的地方,我们在这里不加评判地照料人类易犯错误这一天性所带来的诸多后果,不是吗?她听后开始哭泣,然后问他自己能不能接种疫苗。不久她就接受了第一针疫苗。

当我和重症监护室的同事查房时,谈起病人,我们会把他们浓缩成一句话,包括他们的姓名、年龄和相关既往病史。现在,我们通常会把疫苗接种情况也包括在内。“40岁未接种男子,患有新冠肺炎重症。”我在想这个问题,想它会有什么影响。尽管将病人归类为已接种疫苗或未接种疫苗并不会改变呼吸机的设置或我们的用药,但我担心我们的沮丧会带来潜移默化的影响,以及我们如何用同情心来平衡这种真实而可以理解的愤怒。如果我们的病房里再次挤满新冠病毒患者,使得处于严重人员短缺边缘的卫生保健系统更加难以为继,应对这种紧张关系就将变得更为艰巨。

冬至那天的下午,一小群护士和医生聚集在一起,把一名新冠病毒患者绑在轮床上,准备推她离开病房,前往康复中心。我记得早些时候,每个病人离开时,医院广播系统里经常会放音乐,我们都会挤进大厅鼓掌、唱歌。值得庆幸的是,现在从这种病毒引发的危重疾病中存活下来已经不是什么稀罕事了。不过,医生和护士们还是鼓掌庆祝了一会儿,然后才回到工作中去。

战胜这种病毒会是什么样子?我曾经认为总有一天,我会照顾最后一个新冠病毒患者,但我现在意识到事实并非如此。这种病毒会像某些病毒一样成为地方病,每年冬天来临时,就会有一些新冠病毒患者,他们病得很重,最终会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其中有未接种疫苗的人,有免疫功能低下的人,也有特别不幸的人。我们会按照过去两年摸索出的方案来医治他们。没有人会惊慌、恐惧或愤怒;这会是预料之中的,就像流感或其他呼吸道病毒一样。现在的情况还不是这样。但我们会实现的。

Daniela Lamas是一名观点作者,也是波士顿布莱根妇女医院的肺部和重症医学医生。

来源: 

---我是广告(广告后内容更精彩)---

克林顿夫妇再就业:在线讲课6小时赚300万美元

在她的一生中,希拉里·克林顿曾做过律师、纽约州参议员、第一夫人、美国国务卿和总统候选人。而现在,她又在自己的履历上添加了一个全新的职业——在线讲师。

本月,美国在线教育平台“MasterClass(大师课)”先后推出了克林顿夫妇两人开设的大师课程,引发了大量关注和讨论。为了“卖课”,希拉里甚至祭出了大招,在预告中朗读了自己为2016年总统大选准备的获胜演讲,还一度哽咽落泪。

那么,为啥夫妇两人会摇身一变成为“在线讲师”?他们的课程都教了些什么?这个所谓的“MasterClass(大师课)”又究竟是什么来头?

卖课不易:疯狂卖惨

“在这节课中,我将直面自己最公开的失败之一,与大家分享我希望在2016年赢得大选后发表的演讲,”希拉里在视频中说,“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分享过,也从来没有大声读过它,但它有助于概括我是谁,我相信什么,我的希望是什么,我想为我的后代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我想为世界建立一个我认为是最好的美国。”

希拉里在推特上宣传自己的在线课程

在对“我的美国同胞”发表的演讲中,当谈到她的母亲罗德姆时,希拉里哽咽了。罗德姆在贫困苦难中长大,8岁时被父母抛弃。2011年,92岁的罗德姆去世。

希拉里含泪念道:“我梦想着走到她身边,坐在她身边,把她抱在怀里说,‘看着我,听我说,你会活下来。你将拥有一个美好的家庭,还有三个孩子。尽管难以想象,但你的女儿长大后会成为美国总统。’”

共和党民意调查专家、公共舆论策略公司合伙人霍巴特评价道,很明显,希拉里认为朗读自己的这篇演讲稿是最佳的宣传和销售方式。

然而,外界对此的看法却不尽相同。有传播学专家表示,如果希拉里更多地通过这种方式传达自己,可能2016年总统大选赢的就是她。

保守派网站总编辑斯宾塞·布朗则在推特上写道:“我不明白:(1)为什么希拉里·克林顿要在MasterClass上教课;(1)为什么MasterClass要靠‘观看她哭着朗读2016年的获胜演讲’来卖课?这一切都是毫无意义的。”

授课不易:刻苦准备

据报道,希拉里在“MasterClass(大师课)”上推出的在线课程名为“韧性的力量(The Power of Resilience)”,共计有16节视频课,总时长3小时23分钟。在这门课程中,希拉里分享了价值观驱动的使命,如何学习成为有说服力的演讲者,接受批评和学习谈判的基本原则,同时也谈到了“野心、性别歧视”及“双重束缚”——这是她职业生涯中多年驾驭刻板印象和性别偏见的关键。

她甚至还在课程里直言不讳地袒露了自己的“心声”,“我曾因为我的长相、声音和野心而受到批评。曾经遭到过恶意的嘲笑和辱骂。是的,这很伤人,也让我困扰。但我学会了认真对待批评,但不是针对个人。不过,有些人不应该被当真。他们不值得。”她说道。

12月19日,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在平台上推出了“包容性领导”大师课程

而在希拉里的在线课程受到广泛关注之际,“MasterClass(大师课)”趁热打铁又于12月19日推出了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包容性领导”大师课程,共计14节视频课,总时长2小时32分钟。

在课程中,克林顿利用自己长期的政治生涯及在白宫的8年时间,教学员如何与他们不同意、不喜欢的人谈判、调解和工作课程还包括教授学生如何在“不确定的情况下做出艰难决定”如何组建和领导团队,以及如何提高情商。

有人还专门对比了克林顿夫妇两人的在线课程,并总结道,希拉里不仅课程总时长多了三分之一,为此的准备也更加“刻苦”,还推出了奖励课程,画面也更丰富,还增添了许多资料画面,课程的感觉也更励志。此外,希拉里的课程更具“普适性”。

为了“卖课”,希拉里在预告中朗读了自己为2016年总统大选准备的获胜演讲,还一度哽咽落泪

有媒体给出了最后的成绩:“克林顿的内容分B,展示分B,努力分C。希拉里:内容分B +,展示分B +,努力分A +”。

据悉,克林顿夫妇的在线课程属于“MasterClass(大师课)”推出的“白宫大师课程”系列。该系列预计将在明年第一季度推出更多内容,包括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与夫人劳拉·布什,及两位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和赖斯的在线课程。

据悉,奥巴马一家也在该公司的受邀名单之上。2022年,美国青年桂冠诗人阿曼达·戈尔曼和知名歌手玛丽亚·凯莉也将在该平台上推出自己的课程。

挣钱容易:六小时300万美元

为啥克林顿夫妇两人愿意开设在线课程?美媒认为,一方面,他们真的很喜欢“表达自己”。据CNN此前的一项分析统计,2001年2月到2016年5月,克林顿夫妇进行了729次有偿演讲,此外还有各式各样竞选活动中的免费演讲。

而“MasterClass(大师课)”平台或许也“足够高级”。据报道,该平台此前已邀请了超过150位各界名流开课,其中包括诺贝尔和平奖提名者马拉拉、詹姆斯·卡梅隆、F1世界冠军汉密尔顿等。

另一方面,当然是因为获益不菲。CNN的分析称,2001年2月到2016年5月,克林顿夫妇光演讲费,就赚了超过1.53亿美元。

那么,“MasterClass(大师课)”本次为两人近六个小时的课程付了多少钱呢?尽管平台不愿透露讲师的收入,但该平台的导师收入分为两个部分,课时费及课程销售的分红。

根据彭博社此前的报道,“MasterClass(大师课)”给导师开出的价格是10万美元一节课,课程销售分红为30%。如果按此标准,在不计入销售分红的情况下,希拉里和克林顿夫妇两人的课时费收入便高达300万美元。

背后平台:成立6年估值27.5亿美元

开出如此天价课时费的“MasterClass(大师课)”又是什么来头?

据报道,“MasterClass(大师课)”成立于2015年,主打在线大师课程。只需要支付180美元的年费或每月15美元,就可以访问该网站上的所有课程。在线课程总时长2至5小时,每节课5-25分钟,包括老师预先录制的视频课程、课堂作业、互动作业、额外的阅读资料,有时还会有社区活动,学生也有机会将作业提交给导师,并获得反馈,“但这不是常态”。

因为这里的导师,个个来头不小。2015年,“MasterClass(大师课)”成立之初仅开设了三门课程,分别是达斯汀·霍夫曼教你表演,詹姆斯·帕特森教你写作,塞雷娜·威廉姆斯教你打网球。

“MasterClass(大师课)”的导师全是各行各业的名流

如今,学员可以在线学习商业、写作、烹饪、运动到健康等共130个类别的课程。前FBI人质谈判代表克里斯·沃斯,教你沟通和妥协技巧;小威廉姆斯教你打网球;斯蒂芬·库里教你打篮球;《使女的故事》作者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教你写作;克里斯蒂娜·阿奎莱拉教你唱歌;詹姆斯·卡梅隆教你拍电影……有人总结道:“该网站的基本承诺是,通过认真的模仿大师成为大师”。

营销和宣传经理唐尼娅·贝尔介绍道,与其他教授实用技能的在线学习平台不同,“MasterClass(大师课)”针对的是不同的受众——终身学习者,那些充满好奇心、有抱负的、年龄在30岁以上的群体是该平台课程的主要受众。

据报道,这家私营公司在过去两年里发展十分“迅猛”,如今平台的订阅学员已超过了150万人。35岁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大卫·罗吉尔称,自己创建这个平台的“灵感”来自于波兰裔的祖母,她曾在他抱怨数学作业时告诉他,“教育是唯一没人能从你身上拿走的东西”。

罗杰尔出生于洛杉矶一个富裕的犹太家庭,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14岁时,他便和朋友创建了一个名为Brainfind的搜索引擎,并以500美元卖掉了它。2011年,从斯坦福大学获得了MBA学位后,他在风险投资公司哈里森金属工作了一段时间,但在意识到自己可能不是“一个伟大的投资者”后,毅然辞职创业。

2013年,他决定开始实践自己想要“改进成人教育”的想法,并邀请亚伦·拉斯穆森作为技术联合创始人一起加入。拉斯穆森回忆道:“我们当时正在讨论,要么采取疯狂的想法,让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来拍摄课程,要么就做更好的在线课程。但那个疯狂的想法是我们俩都想做的。”

2015年5月,“MasterClass(大师课)”平台正式上线了,共推出了三门课程,每门课程90美元。“但第一天,我们只卖出了大约150节课。”罗杰尔表示,这一销售额让他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然而现在,在经过六轮融资后,这家公司估值已经高达27.5亿美元了,预计很快将上市

而罗杰尔打造的这种模式,似乎也成功了。据报道,“MasterClass(大师课)”课程的续订率异乎寻常地高:第一年之后的续订率高达52%。但令人疑惑的是,学员到底想要看的是什么却仍然是个谜。

“当你在网站上追踪他们的路线时,你会发现,在一个课题上像苦行僧一样花上一万小时深钻如何做蹲跳或者切西葫芦丁,通常是不可能的。在这个平台上,典型的学生一般会同时上十门课,然后课程之间反复横跳。令人费解的是,那些为鲍比·布朗的化妆技巧而来的人,还会去上克里斯·沃斯的谈判课,而那些为斯蒂芬·库里篮球课而来的人,竟然会去上史蒂夫·马丁的表演课。

来源:红星新闻

---我是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