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gif

---以上是广告---

安省单日进ICU破纪录,床位紧张

据安省政府网站通报,过去24小时内,新增确诊7951人,全省累计确诊896,248人。目前有3220名新冠感染者正住院接受治疗

据安省卫生协会(Ontario Health Association)公布的有关重症服务方面的数据,目前有477名新冠住院患者在重症病房,其中465成人,249人需使用呼吸机。

昨天单日住进重症病房的新冠患者人数达到了疫情以来的最高纪录,有80名成年新冠患者进重症病房监护。

最近连续七天的日均新冠重症人数是370人。

截至昨天,全省住院患者中超过53%的病人感染新冠,82%的重症病人是新冠患者。

OHA(安省卫生协会)表示,在周一安省共有1,765张ICU病床已经占满全省还有578张成人ICU病床。截至1月9日,超过90%的医院病床被占用,比前一天增加了1.5%。

据安省新冠科研小组发布的数据,在10日时,根据每100万人的住院比例来看,接种至少两针的人比未打疫苗者低了77.4%;每100万人的重症比例来说,打了至少两针的人比未打疫苗者低90.5%。

打了两剂疫苗的人是否也会因 Omicron 住院?

COVID-19 感染激增正在给医院系统带来压力,不少加拿大人在问,完全接种了疫苗的人若感染了 Omicron, 是否也会严重到要住院的程度?

加拿大广播公司 CBC 就此问题采访了医生和流行病学家。
接种了疫苗的人是否也会因 Omicron 住院?

是的,在住院的 COVID-19 患者中,有接种了两剂疫苗的人,他们中也有人感染的是 Omicron 变体,不过, 这并不意味着疫苗不能提供抵抗重症的保护。

多伦多总医院(Toronto General Hospital)的传染病专家艾萨克·博格奇医生 (Dr. Isaac Bogoch)在接受 CBC 采访时解释了这一点。

他说,Omicron 确实削弱了疫苗提供的一些免疫力,但两剂疫苗的确管用,能够让人们 远离 医院和重症监护室 (ICU)。

艾萨克·博格奇医生说,当病例数大升时,住院人数也会增加,这是一个可悲事实,但是,在大量的感染者中,只有一小部分人 最终成为需要入院护理的人 。

那么, 加强针对抵御 Omicron 的效果有多大?  这个问题还需要一定时间来验证, 需要更多的研究。

80% 住院患者是没打疫苗的人

加拿大全国的数据显示,在 2020 年 12 月 14 日至 2021 年 12 月 18 日期间,加拿大约 80% 的COVID-19 住院患者,以及 76% 的 COVID-19 死亡患者是没有接种疫苗的人。

加国生活 Jeff 编译

参考: Over 3,200 coronavirus hospitalizations in Ontario; record number of single-day ICU admissions | CP24.com & RCI

---我是广告(广告后内容更精彩)---

不断接种加强针能战胜新冠吗?

图说:以色列的一家老人院正在接种疫苗

一年前,只要接种两剂新冠疫苗——甚至是一剂强生公司的疫苗——就被认为能提供足够的预防新冠的保护。

现在,面对传染性极强的Omicron变种,以色列已经开始向一些高危人群提供第四次剂量。周三,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将加强针的适用范围扩大到青少年,并不再使用“完全接种”这种说法,因为打两针似乎已经不够了。

相反,一个人的疫苗接种状态现在将是“及时更新”——或者不是。毫无疑问,许多美国人在想:这一切什么时候才是头?我们是不是要每隔几个月就打一针新冠疫苗?

科学家们已经一次又一次被难以捉摸的新冠病毒击败,没有人敢轻易预测未来。但在本周的采访中,近12人表示,无论发生什么,试图每隔几个月就为全部居民接种疫苗都是不现实的。这在科学上也没有多大意义。

耶鲁大学免疫学家岩崎明子(Akiko Iwasaki)说:“定期注射疫苗并非闻所未闻,但我认为有比每六个月注射一次更好的方法。”她说,其他策略可以“让我们摆脱这种永远打加强针的局面”。

首先,说服人们每隔几个月就去排队打针可能会失败。大约73%的美国成年人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但到目前为止,只有三分之一多一点的人选择了加强针。

“这肯定不是一个可持续的长期策略,”亚利桑那大学(University of Arizona)免疫学家巴塔查里亚(Deepta Bhattacharya)说。

同样重要的是,没有数据支持第四剂现有疫苗的有效性。(对于免疫系统受损的人来说,情况就不同了,他们很可能会从第四次注射中受益。)

毫无疑问,加强针可以提高抗体水平,帮助预防感染,因此可以暂时减缓病毒的传播,从而减轻卫生保健系统的压力。专家们都说,鉴于Omicron激增,美国人应该尽快接受第三剂。

但免疫增强是短暂的;初步研究已经表明,在第三次注射几周后,抗体水平就开始下降。而且,即使在抗体水平达到峰值时,这种增强也未必总能防止Omicron感染,因为Omicron对人体免疫防御的突破力较强。

加州拉霍亚免疫学研究所的病毒学家谢恩·克罗蒂(Shane Crotty)说:“即使有那么多抗体,也很难长时间阻止病毒。现在的标准比以前高得多,也许专门针对Omicron的疫苗会做得更好。”

辉瑞/BioNTech、莫德纳(Moderna)和强生公司都表示,他们正在测试针对Omicron的疫苗,这些疫苗可能会在几个月内上市。

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的免疫学家阿里·埃勒贝迪(Ali Ellebedy)说,“继续对抗一种已经消失的毒株是没有意义的。如果你打算在三剂之后再加一剂,我肯定会等待专门针对Omicron的疫苗。

专家说,如果目标是提高对Omicron或未来变种的免疫力,那么其他策略将比持续打一种旨在识别原始毒株的疫苗更好。

一些研究团队正在开发一种所谓的泛新冠疫苗,旨在针对病毒中变化非常缓慢或根本不会发生变化的部分

目前的疫苗可以与鼻疫苗或口服疫苗结合使用,这样能更好地预防感染,因为它们在鼻子和其他粘膜表面(病毒的进入点)直接覆上抗体。

简单地延长疫苗接种间隔也可能增强免疫力,这是科学家在对抗其他病原体的过程中得到的教训。

许多专家最初反对加强注射的想法。一些人认为,最初的疫苗方案足以让大多数人远离医院,这应该是衡量疫苗成功与否的真正标准。

其他人则认为,在全球数百万人尚未接受第一剂疫苗的情况下,富裕国家囤积疫苗用于加强注射是不公平的。

但当科学家们看到Omicron在世界各地迅速发展时,他们的观点发生了转变。“Omicron确实改变了我的想法,”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免疫学家斯科特·汉斯莱(Scott Hensley)说。

他和其他人现在支持第三剂。但是他们认为跟随以色列的脚步,推出第四剂疫苗并没有多大用处,他们认为免疫系统的其他部分——如T细胞和B细胞——在三次注射后,甚至两次注射后,都能稳定地抵抗病毒。

虽然这些免疫细胞不能预防感染,但它们可以减轻症状的严重程度,降低住院率。

纽约洛克菲勒大学的免疫学家米歇尔·努森茨韦格(Michel Nussenzweig)说:“接种疫苗对于避免住院治疗已经做得很好了。”他补充说,Omicron已经让人清楚地看到,想要预防一切感染是注定要失败的。

如果疫苗能防止病毒的感染和传播,那么定期补一针可能是有意义的。“但是有了Omicron,有什么意义呢?”努森茨韦格说。“最后的目标不是不感染,而是让人们远离医院。”

去年秋天,安东尼·福奇博士反复提到了预防有症状感染的重要性。但最近几天,他也一直表示,真正重要的是住院率。

为了防止感染,加强注射必须精准地把握病毒变体在人群中的传播时间。例如,许多在初秋接受了第三次注射的人,由于免疫增强作用已经消退,对Omicron很脆弱。

一般来说,人们被告知要在冬季流感病毒开始传播之前接种流感疫苗。汉斯莱博士说,如果新冠进入类似流感的季节性模式,这似乎是可能的,“你可以想象这样一种情况,只需要每年冬天前接种就可以了。”

流感季的教训也表明,频繁接种疫苗不太可能有帮助。香港大学的流行病学家高本恩(Ben Cowling)说,每年接种两次流感疫苗“收效递减,所以如此频繁地接种疫苗可能没有意义”。

一些专家已经提出担忧,过于频繁地接种加强针甚至可能有害。理论上,它可能会在两方面导致适得其反。

第一种可能是免疫系统被反复刺激耗尽并停止对新冠疫苗做出反应,这种情况被称为“失能”。大多数免疫学家现在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巴塔查里亚博士说:“我们并没有真正看到这些代表着失能或功能障碍的记忆细胞。”

第二个担忧被称为“原始抗原原罪”,似乎更有道理。在这种观点中,免疫系统的反应是针对第一个版本的病毒的,而它对后续变种的反应则要弱得多。

Omicron变种有超过50个突变,与以前的变种有很大的不同,最初版本的病毒产生的抗体很难识别最新版本的病毒。

“我们有足够的线索表明,这可能是个问题,”哈佛大学的疫苗学家艾米·谢尔曼(Amy Sherman)博士说。“我们确实在短时间内看到了进化。”

病毒的快速进化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可以接触到大量的人类宿主。如果病例继续以目前的速度积累,或者接近这个速度,病毒可能会继续积累重大变化——这意味着疫苗可能需要定期更新。

但是,如果全球大部分地区的疫情放缓,这可能会限制病毒以一种截然不同的形式出现的机会。汉斯莱博士说,这就表明应该帮助其他国家的人口接种疫苗,而不是帮助我们自己的人口。

一些专家说,美国人最好采取疫苗以外的策略来控制病毒的传播。例如,就肺炎球菌而言,为儿童接种疫苗可通过限制传播间接保护老年人。

芝加哥大学进化生物学家莎拉·科比表示,改善学校的通风将限制新冠在儿童及其所有接触者中的传播。

她说:“如果我们回到疫情前的状态,不对学校做出任何持久的改变,孩子们可能会相应地造成大量传播。”

专家们说,美国要采取任何战略,无论是定期推进疫苗还是其他方式,拜登政府必须首先确定它试图实现什么目标。

比方说,预防感染需要的策略跟预防住院截然不同。

亚特兰大埃默里大学的生物统计学家娜塔莉·迪恩(Natalie Dean)说:“我们正在快速地向某个方向发展,但我们不知道我们将走向何方。无论未来如何,我们只需要明确目标是什么。”

来源:纽约时报

---我是广告(广告后内容更精彩)---

魁省单日死亡62人 卫生官辞职

魁省政府11日通报,过去24小时内,该省新增确诊12,028人新增死亡62人

住院人数新增188人,现有433名新冠患者在医院接受治疗,其中255人在重症病房。

魁省首席公共卫生官Dr. Horacio Arruda昨天给省长Francois Legault发了一封公开信,希望他能够辞去首席公共卫生官一职。

他表示,自己已经担任首席公共卫生官12年了,辞任也可以给省长一个重新评估当下情况的机会。

魁北克省将对拒绝接种疫苗的人征收 "健康税"

魁北克省长弗朗索瓦·莱戈特 ( François Legault) 周二 ( 1 月 11日)表示,魁省将对拒绝接种第一剂 COVID-19 疫苗的魁北克人征收健康税。

他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们将对没有医疗原因但拒绝接种疫苗的成年人征收 "健康税"。

他说,这是为了告诉所有未接种疫苗的人,如果没有医疗原因,他们将不得不为此付出费用。

有约 10% 的魁北克人至今尚未接种第一剂疫苗。

弗朗索瓦·莱戈特同时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魁北克省临时公共卫生主任的人选,以接替刚刚辞职的公共卫生主任 Horacio Arruda 医生。

在魁省最近采取的卫生措施受到批评的情况下,Horacio Arruda 医生在周一晚上递交了辞职信。

魁北克省在新年前夜之际恢复采取了宵禁措施,但宵禁时间比上一次有所缩短。

健康税 金额

魁北克省长弗朗索瓦·莱戈特没有说明 健康税 会在何时生效,以及具体的金额,但他表示,金额应能足以激励人们去接种疫苗,预计将不止 50 或 100 加元。

他补充说,具体细节将在 今后几周内 公布。

弗朗索瓦·莱戈特表示:

我知道情况很艰难,但我们可以一起度过难关。我们需要把精力集中在两件事上:接种第一剂、第二剂和第三剂疫苗;  减少我们的接触,尤其是与老年人的接触。

来源: RCI

---我是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