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gif

---以上是广告---

4死80多伤 大学内引爆催泪瓦斯罐 数百学生踩踏

5月9日,一所高校内因学生辩论时反应过于激烈而突发恐怖意外——有学生引爆催泪瓦斯罐,从而导致大型踩踏伤亡事故。此事瞬间引发全球各大媒体热议。

有人拍下学生逃亡时的视频——场面混乱又恐怖!

当时,有几百名学生正聚集在学校体育馆内,参加学生会的选举活动。不知为何,学生集会中发生了非常激烈的争辩。

有学生互相推搡,打了起来,随后局势越来越乱。

511f962eb0ca7b83415518.gif

突然,至少有一名学生引爆了催泪瓦斯罐,催泪瓦斯瞬间升腾起巨大的白烟。催泪弹中通常装有化学物质镁、铝、硝酸钠、硝酸钡等,引爆后迅速燃烧,放出含紫外线的耀眼白光,并迅速释放出大量的热量。

一些学生或许明白这不是炸药,但紧接着液溴产生的气体令大量学生眼睛鼻子被狠狠的辣到,不少人瞬间开始大量流泪、剧烈咳嗽。对弹药方面毫无研究的懵懂学生照样吓懵——这很有可能是毒气弹

现场顿时乱成了一锅粥,只见一排排黑压压的脑袋“此起彼伏”,在人命攸关的问题面前,许多学生早忘了其他人的安危,尤其是男学生。他们借助身高和体型的优势在人群中撞击,一些矮小虚弱的学生瞬间被推倒在地。

然而,由于集会时体育馆的大门是关上的,这些学生的推搡拥挤就好像是一瓶密闭容器中的水,晃来晃去,却找不到逃生的出口。

校方人员紧急赶来打开了大门,不过,仍有学生已被当场踩死。

据当地警方统计的最新数据,有4名女生当场死亡,总计80逾人受伤,其中5名伤者在加护病房,若病情恶化,死亡人数很有可能再次增加。

当地检察若夏娜·官乔克(Roxana Choque)表示,一些伤者身上多处骨折,还有一些伤者因过度吸入有害气体而胸部、肺部不适。

当地警察局长伊桑多(Bernardo Isnado)指出,活动期间发生激烈争辩,至少有一名学生引爆了催泪瓦斯罐,进而引发了踩踏事件。

警务官员巴奇可(Nelson Pacheco)表示,有两名犯嫌已被逮捕。他提到,其中一人是参与召开集会的学生领袖,另一人则涉嫌实际引爆催泪瓦斯。

一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学生家长面对镜头大哭,她的女儿正在加护病房内,目前伤势严重,昏迷不醒。

“他们能把我的女儿活着还给我吗?我想要我的女儿……”

该校的校长佩德罗·洛佩斯(Pedro López)也做出了官方表态,他表示,尽管目前尚未确定遇难者名单,但学校将进入哀悼状态。“我们所有人为这一悲剧哀悼,与此同时,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犯罪行为,我们将严格按照法律进行处罚。”

玻利维亚总统路易斯·阿尔塞(Luis Arce)也在推特表达了哀悼之意。

“我们对在托马斯弗里亚斯自治大学的学生集会期间造成人员踩踏的严重事件中造成生命损失和数十人受伤表示遗憾。我们向处于哀悼中的波托西的家人和人民表示哀悼。”

因为学生会选举而闹出这么多人死伤惨案,真不知道会给学生们的人生留下什么阴影?当“官”真的这么重要吗?

加国生活 Jeff 

参考:wcweekly.com

---我是广告(广告后内容更精彩)---

渥太华将派出 3 架包机把乌克兰难民接到加拿大

面对越来越大的撤离乌克兰难民的压力,渥太华将很快组织三架包机,把逃离战争的乌克兰人接到加拿大。

联邦政府的一位未透露姓名的官员称,这 3 架包机将从波兰的华沙起飞,前往温尼伯市(5 月 23 日)、蒙特利尔市(5 月 29 日)和哈利法克斯市(6 月 2 日)。

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说,估计大约 900 名乌克兰人(每架飞机 300 人)将乘包机前来加拿大。

费用由加拿大政府支付

渥太华已与一家私人承运商达成包机接送乌克兰难民的协议,并将支付有关费用。

消息人士称,包机的位置将按照先到先得的方式,免费分配。

只有通过新的加拿大-乌克兰紧急旅行授权 (AVUCU) 获得签证的乌克兰人才能预订包机位置,符合条件的个人将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其中包括有关如何预订的信息。

这位官员还说,包机抵达加拿大后,政府将对没有合适住宿地点的乌克兰难民提供最多 14 天的免费住宿。

自由党政府面临批评

在渥太华,反对党数周来一直呼吁组织包机撤离,并指责特鲁多政府拖拖拉拉。

上个星期,联邦交通部长奥马尔·阿尔加布拉(Omar Alghabra)说,在撤离乌克兰难民问题上,政府一直面临 后勤上的挑战

他指出,许多乌克兰人在申请加拿大签证后已经不在原地,这使得安排航班变得更加困难。

而加拿大的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则 先发制人,自己组织了从波兰起飞的撤离航班,本周一晚上,有超过 160 名乌克兰难民已经抵达了 St. John's 。

批准了近10万个难民申请

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说,在 3 月 17 日至 5 月 4 日期间,加拿大收到了 204,000 份乌克兰难民的申请已获批准的申请为 91,500 个。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的数据,自 2 月 24 日俄罗斯入侵以来,已有近 600 万乌克兰人逃离了自己的国家,其中有 320 万人逃到了波兰。

来源: RCI

---我是广告(广告后内容更精彩)---

Paxlovid治疗新冠病毒感染后转阴又复阳,神话破灭?

辉瑞新冠口服药Paxlovid正经历一场巨大危机。4月底以来,多家外媒报道:一些服用Paxlovid的患者转阴后复阳。

以下是这些反弹的最新信息:

有关复阳事件,最早是4月21日Boston Globe上报道,“不仅是他们的症状再次出现。 许多人报告说,在完成五天的疗程后,感觉好多了,在家快速检测结果呈阴性,几天后又检测出阳性。

数十人在服用 Paxlovid 后,在社交媒体上或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报告了 COVID 症状的反弹,但辉瑞公司表示这种情况很少见。

辉瑞公司表示,它正在监测超过 300,000 名接受为期 5 天治疗的患者,其中大约 3,000 人中有 1 人或约 0.03% 的人报告称服用药丸后复发。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复发?

原因尚不清楚。一些医生建议,由于药物攻击病毒的速度如此之快,一些患者对 COVID 的免疫反应可能会减弱,从而使病毒再次复制。其他人则表示,在遭受反弹的人中可能存在尚未确定的共同特征。

辉瑞首席开发官 William Pao 表示,这可能与病毒本身有关,而不是 Paxlovid,因为这种现象在服用药物的患者和未服用药物的患者中都发现了。

反弹后我应该服用第二疗程的 Paxlovid 吗?

5月3日辉瑞CEO艾伯乐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吃完一个疗程Paxlovid后,如果新冠症状出现反复,医生应该再给患者第二个疗程用药。”尽管联邦指南只推荐一个为期五天的疗程。 

不过,这一建议遭到了FDA的驳斥。FDA药品评估和研究主管John Farley回应称:目前没有数据支持更长时间给药,不能证明两个五天疗程就能解决复阳问题。另外,FDA 发言人 Chanapa Tantibanchachai 表示,该机构“正在评估完成 Paxlovid 治疗后病毒载量反弹的报告,并将在适当时分享建议。”

知名华裔病毒学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何大一用自己的例子进行了说明,它感染新冠病毒后,使用Paxlovid一个疗程后,迅速病毒转阴,然而第一次感染的10天后,他的症状又出现了。他对自己的病毒进行了测序,发现两次感染都是同一病毒株,并传染给家人。何大一教授有意识对两次病毒进行了测序,证明病毒没有任何变化,确实是复阳了,而不是再感染。他认为可能是病毒逃逸了Paxlovid的治疗。

Paxlovid作为神话一样的新冠口服治疗药物,快速受到质疑,并不是偶然。

这个问题已经引起了波士顿地区至少两个科学家团队的注意,他们正试图了解是什么导致了这个问题。 对药物有抵抗力? 患者会很快再次感染吗? 或者,也许有些人只是需要更长时间地服用药物来产生更有效的免疫反应。南加州大学传染病专家 Jeffrey Klausner 问道。“是否应该再次隔离复发病例? EUA 是否允许重复治疗,以及 NIH 治疗指南委员会如何考虑将其用于那些具有高复发风险的患者,例如那些免疫受损的患者?”

梅斯医学认为,人类与病毒的斗争中,很少能完全战胜病毒的。至今人类还很少开发出对病毒具有特效治疗药物,有一些药物在刚刚上市时哪怕效果不错,在一段时间以后病毒就会对其发生耐药。如奥司他韦作为流感的特效药物上市,现在效果已然不理想了。虽然最新的巴洛沙韦玛波西酯更为“神奇”,只需要一粒就能治愈流感,但是相信几年以后,同样面临耐药的挑战。人类与病毒的斗争中,更多的是相互适应和预防,而不是想办法杀死它们。

网上有一些段子,人类才几千年历史,病毒已存在地球上上亿年了,病毒不把人类干掉就不错了,人类要学会适应病毒。

加国生活 Jeff 编译

参考:globalnews

---我是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