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gif

---以上是广告---
追踪涉军方腐败洗钱购买加国豪宅,移民加拿大男子遭中国通缉

一名被指控在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军事腐败丑闻之一中行贿的男子,在加国的银行存入了至少 1.14 亿加元,然后再投资超过 3200 万加元,购买温哥华的豪华房地产......

2012年陈润凯在温哥华购买这座带有网球场的海景豪宅之一 图源:OCCRP

温哥华一名移民加国的中国男子正在被卑诗省政府调查洗钱,涉案金额高达1.14亿加元此人同时因涉及前中国解放军中将谷俊山的重大腐败案而被中国政府通缉。此人与家人一起在温哥华买了两栋豪宅,总值3000多万加元,其中他的女儿当年以学生身份花1200万现金在温哥华买了一栋豪宅,卑诗省政府认为洗钱案推高了温哥华乃至加拿大的房价,不久将提交最终调查报告。

2012年陈润凯在温哥华购买这座带有网球场的海景豪宅之一 图源:OCCRP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陈润凯(Runkai Chen,音译)2006年从中国移居加拿大之前,他的年收入最多是4.1万元,他的妻子是一名文员。虽然他们的收入不高,但移民加拿大几年后,共有1.14亿加元陆续转入陈润凯在加拿大的银行帐户中。

陈润凯目前正在申请加拿大公民身分。他因涉谷俊山腐败案而被中国政府通缉,据称得到军方高层通报,隐藏原名陈子君(Chen Zijun,音译)逃离中国。

报道说,2016年陈润凯以156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一栋有山景和海景的豪宅,这与他女儿的住宅只隔几扇门

他女儿在2012年以1,400万元购得此处豪宅,当时她只有25岁。她购房时没有贷款,当时填写的职业是“学生”。

陈润凯在2007年以不到230万加元的价格买了一套房子。当年他和妻子以原名陈子君、齐晨光(Qi Chenguang,音译)为联名共有人。他们去年以490万加元卖掉了这座房子。

为躲避中国政府通辑,陈家3口人购房时都改了名字

陈润凯购买的海景豪宅之二 图源:OCCRP

多伦多星报和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告项目(Organized Crime and Corruption Reporting Project,OCCRP)启动了一项联合调查,首次确认陈润凯及其家人通过离岸空壳公司和香港货币兑换转移了数百万元来源不明的可疑资金,陈润凯及其家人正是幕后黑手。

据Business in Vancouver报道,BC省洗钱调查委员会在长达18个月的调研中发现陈润凯案,这是调研1000多个案例中最典型的一个,涉及被怀疑洗黑钱的一些重要方面,例如代人购买、模糊的公司结构、欺诈、分散资产(特别是房地产)及与有组织犯罪、腐败有关。

个案研究显示,陈润凯利用他的妻子、孩子和母亲,把资金从香港转移到加拿大、在温哥华购买豪宅和至少一间总部设于巴哈马的空壳公司。

陈润凯2006年移民来到加拿大,当时申报的家庭资产总额为125万元。

图源:OCCRP

加拿大金融交易和报告分析中心(FINTRAC)的一些报告显示,政府部门掌握有的资料与陈润凯申报的资料不一致。

2006年4月至2014年11月期间,陈润凯与家人收到从香港汇入的约1.14亿元资金,其中大部分金钱是通过以所谓的“A公司”汇来的,这实际上是一家在巴哈马注册并由他的母亲实质拥有的投资控股公司。该公司在3个账户中有3,460万美元。

文件还显示,他的妻子身份分别被列为家庭主妇、失业人士和CEO,他的妻子下令从瑞士、中国、新加坡和加拿大的一些机构转账。

FINTRAC报告显示,这些资金透过60次不同的电子资金转账、7次大额现金交易和两份可疑交易中转来

根据个案研究,陈润凯夫妇在温哥华以200万至30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他们的第一间房子。而他们被列为学生身份的女儿在2012年购买了价值1,400万元的房子。

陈润凯在2016年以至少1,500万元购入第二间房屋,孩子也在同年购买了价值100万至200万元第二套房。

即便如此,除了购买这些房产,他们从香港汇入的约1.14亿元目前不清楚其他钱去了哪里

  • 中国房地产开发商陈润凯向加拿大银行转移了至少 1.14 亿加元据称来自腐败的资金。
  • 据称,这笔钱来自一起重大的中国军事腐败案,该案使一名中将被判死刑缓期执行。
  • 在中国针对此案发布国际通缉令后,陈子军改名陈润凯
  • 在移民局拒绝他们的公民申请后,陈和他的女儿都在法庭上争取加拿大公民身份。
  • 陈通过他的律师否认了腐败指控,并表示他在中国的土地交易是干净的

图源:OCCRP

据中国法院和公司注册文件以及媒体报道,更多地揭示了陈润凯谷俊山的交易。他们说,陈在上海一个前军用机场的旧址上买卖房产,这是谷俊山监督的一个开发项目的一部分

中国《文汇报》指出,陈是谷俊山行贿案的“关键人物”。报道称,2000年代后期,陈某以“远低于当时上海土地市场价格”的价格获得了机场附近的地块,这表明这是由于他与谷俊山的关系。

法院判决书显示,一名名叫邹云宇的上海女商人随后收购了同一块土地,并在 2009 年至 2013 年期间进行了一系列贷款,共计 8.89 亿元人民币(约合 1.44 亿美元)。她拖欠贷款。

同样在 2009 年,付款开始进入陈家在加拿大的银行账户。Cullen委员会提到了转移资金的两家中国大陆公司,公司文件显示这些公司与邹有关联。

陈家在加拿大的投资增加了人们对非法海外资金流入推高房地产市场的担忧,公众对数十亿海外资金通过温哥华房地产市场洗钱(包括来自有组织犯罪集团的资金)讨论激烈,卑诗省政府于2019年成立了Cullen Commission,预计该委员会不久将提交其最终报告。

陈润凯的律师Lorne Waldman表示,虽然陈润凯在中国参与了一项有争议的土地交易,但没有行贿,而且陷入了涉及军队高官的“政治案件”中,陈润凯是无辜的。Waldman辩称,虽然陈润凯在2006年移居加拿大时申报的工资很低,但“此后有一个大的土地开发项目,这提高了他的收入。”

至于陈润凯为获得加拿大公民身分而与联邦政府正在进行的法律诉讼,Waldman没有发表评论。一份判决书显示,陈润凯在成为永久居民之前,被加拿大移民当局指控“虚假陈述”和涉及“有组织犯罪”。

加拿大透明国际(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Canada)的执行董事James Cohen提交材料称,国际洗钱影响了加拿大的各方面。他说:国际洗钱是推高加拿大房价的原因之一,民众认为有限的住房成了毒贩、诈骗犯和贪污犯的资金保险箱。我们不需要盖新房子去平抑楼价,只要把那些空置房屋的脏款清除掉就可以了。

2019年,卑诗省政府的一个专家小组估计,仅在上一年就洗白了超过70亿元的赃款,其中有53亿元是通过房地产洗白的,导致住房价格上涨约5%。这个问题也延伸到了加拿大的其他城市,特别是大多伦多地区,根据加拿大皇家银行经济学的数据,大多区的房价在2月份超过了温哥华,成为全国买房最贵的地方。Cohen说:大多伦多地区肯定有洗钱行为

加国生活 Jeff 编辑

参考:加国无忧

相关链接:https://www.occrp.org/en/investigations/following-a-trail-of-tainted-money-from-china-into-vancouver-real-estate

https://www.thestar.com/news/investigations/2022/05/26/vancouver-mansion-owned-by-developer-probed-for-money-laundering.html

---我是广告(广告后内容更精彩)---

联邦政府与机场和航空公司合作,减少机场排队时间

527日,联邦交通部长艾诚致(Omar Alghabra)阁下和公共安全部长马守诺(Marco Mendicino)阁下发表了如下声明,通报联邦政府为减少加拿大机场排队等待时间所采取行动的最新情况。 

"加拿大政府认识到加拿大一些机场的大量排队等待时间对旅客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加拿大人选择旅行,这是个好消息。然而随着旅行流量的激增,出现关于旅行诸多方面延误的报道:加拿大海关、美国海关、机场安检、行李处理、航空公司服务、出租车和机场轿车以及其他许多方面等。我们也在世界各地的其他机场看到了类似的现象。话虽如此,我们正在采取行动,迅速解决延误问题,同时继续保持充分的安全检查。我们正在与机场、航空公司和其他的机场伙伴合作,寻找解决方案,力图在夏季旺季到来之前减少机场的延误。这一多方合作的目标是确保为入境和出境旅客提供高效的服务,以便加拿大民众能够顺利和安全地旅行,同时让这一行业从COVID-19疫情大流行中复苏。 

"正在采取之应对机场延误的具体行动包括: 

  • 加拿大交通部 (TC) 迅速召集了包括加拿大公共卫生署 (PHAC)、加拿大边境服务局 (CBSA) 和加拿大航空运输安全局 (CATSA) 在内的政府机构和行业,成立了出港安检委员会,共同应对发生在登机前安全检查和出港前检查站的瓶颈问题,并开发新的方法来处理旅行系统中的这些压力点。 
  • 加拿大航空运输安全局 (CATSA)一直在与其承包机构合作,增加检查站安检人员的数量。目前,全国已新增约 400 名安检人员,他们正在接受不同阶段的培训,将分别从现在起到 6 月底前派往岗位。 
    • 在交通部的支持下,这些新安检员将受益于更灵活的入职程序,更快地取得进展,从而使他们能够尽快地进入工作状态。各机场管理局正在努力支持航空运输安全局的这项举措。 
    • 航空运输安全局在许多机场招募夏季安检人员已经接近100%目标人数,包括在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和温哥华国际机场。 
    • 航空运输安全局已经加快了使用尚未经认证的安检人员来执行非安检职能,以优化资源,以便让已有认证的安检人员能够集中力量执行关键的安全职能。 
    • 机场、航空公司和其他合作伙伴每天都在与航空运输安全局CATSA进行沟通,帮助他们调整时间安排,确保安检员及时在需要的时间调配到需要的地方,以支持当前航空旅行迅速复苏之时日益繁忙的旅行时代。 
    • 航空运输安全局目前正在研究各机场的最佳做法,并探索将这些程序运用到用于其他机场从而提高效率。 

"虽然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但这些努力正在产生效果,减少了安检的排队等待时间。自本月初以来,在我们最大的机场(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温哥华国际机场、蒙特利尔特鲁多国际机场和卡尔加里国际机场)等待出港检查30分钟或更长时间的乘客数量已经减半。 

"对于抵港的乘客,加拿大政府,包括交通部、公共卫生署和加拿大公共安全部,将继续与航空公司和行业伙伴合作减少延误,包括在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的登机口停留的航机。 

  • 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和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正在采取行动,增加了25个自助值机柜台(kiosk)以加快处理时间。CBSA也正在启动夏季行动计划以确保效率;增加现有官员的人数;并放宽学生边境服务官员的再次征集 
  • 加拿大公共卫生署正在与边境服务局和合作伙伴合作,以理顺其业务。例如,他们将取消对国际到国内转机手续中的强制性随机检测的要求。其他与公共卫生相关的简化处理程序的修改正在制定之中。 

 机场、航空公司和加拿大政府,包括加拿大航空运输安全局 CATSA、加拿大公共卫生署PHAC、加拿大交通部TC 和加拿大边境服务局 CBSA,正在改善与旅客的沟通,以便旅客能够更好地预测登机前检查和抵港之后的流程要求,促进旅客进出机场更为顺畅。为了加快进出机场流程,旅行者可以做一些事情: 

  • 抵达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和温哥华国际机场的旅客可以使用ArriveCAN网页版上的CBSA高级申报Advanced CBSA Declaration),在飞往加拿大前72小时内进行海关和移民申报。这将节省旅客抵达机场后的时间。这项功能将在今年夏天整合到ArriveCAN手机应用程序中,并将在未来几个月为加拿大其他机场提供。
     
  • 所有从国际目的地抵达的旅客必须在ArriveCan中提交自己的信息。没有完成ArriveCan的旅客到达加拿大时会大大加剧边境的拥堵。无论疫苗接种情况如何,没有ArriveCAN收据的旅客被认为是未接种疫苗的旅客,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在抵达时和第8天进行测试,并被隔离14天。没有ArriveCAN收据的旅行者也可能被强制执行,包括5000元的罚款。为了加快机场体验,旅客可以做的最简单的事情就是抵达前做好准备,包括填写ArriveCAN 

  • 16岁以上的旅客可以在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使用新的电子门(eGate)来验证他们的身份,并提交他们的海关和移民申报,这将改善1号航站楼抵港大厅的通行流量并加快处理速度。 

“加拿大政府认识到情况的紧迫性,并继续与所有合作伙伴合作,将排队等待时间作为优先事项处理。随着更多的CATSA安检员和CBSA边境服务官员的上岗和即将到来,以及持续进行之进一步减少延误的讨论,目前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我们认识到我们需要做更多工作,而且我们会这样做。我们将采取明确和果断的行动,以确保加拿大运输系统、其雇员和用户的安全、保障和弹性,同时支持经济复苏" 

加拿大交通部  供稿

---我是广告---